職業病發作之談麥浚龍《弱水三千》

俗語有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從來人們只知道水的力量之大,但是,古人並不是任何時候也是這樣敬畏水的。中國有不少河流由於淺而湍急而不能用舟船,只能用皮筏過渡,物理知識的貧乏讓古人以為這是因為水太「羸弱」而不能載舟,久而久之這些「其力不能勝芥」的急流便直截了當地被稱為「弱水」,在《山海經》、《十洲記》等古書中便記載了許多條叫「弱水」的河流。

弱不勝舟的水,被多情的寶哥哥隨手拈來,又轉化成經典情話:

黛玉道:「寶姐姐和你好你怎麼樣?寶姐姐不和你好你怎麼樣?寶姐姐前兒和你好,如今不和你好你怎麼樣?今兒和你好,後來不和你好你怎麼樣?你和他好他偏不和你好你怎麼樣?你不和他好他偏要和你好你怎麼樣?」寶玉呆了半晌,忽然大笑道:「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紅樓夢》第九十一回

由以上的對話可見,林妹妹鑽牛角尖的功力簡直是出神入化,可是寶哥哥以不變應萬變,以一句話堵住了黛玉「全方位式質問」。「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以現在的語言來說就是:「為了你這棵樹,我願意放棄整個森林」。「力不勝芥」的弱水,加進了柔情,又變成了無邊無際的「愛河情海」。

「三千弱水」流進流行曲,形態多變的水進一步流轉成更多不同的意象。

弱水三千

主唱:麥浚龍

作曲:馮穎琪

填詞:林夕

編曲:張亞東

監製:Jerald.Juno

三千春江水 暫住寂寞天空

逛夠了世界 跌進了春風

*活著自活著 萬象在逝水中暢泳

偶爾愛上過一些倒影

流年流成河流 流過幾道名勝

浪停下便像拿著鏡 難辨舊日風景

山水非山水 凍了變雪堆

山水般山水 遇熱若霧水

混雜絕望後便是淚水 衍生出心碎

葡萄若化水 醉了會再醉 會跌進漩渦太虛

擠於渠裡 浸於浴裡 同樣落自春水

汗滴在血海紅不紅 散聚後味道餘殘濃不濃

那是快感還是痛 深海裡永遠看不通

靜靜地浮游在清空 一轉身可以化進了杯中

口乾了便喝盡那密雲 像喝掉如夢如幻信不信

REPEAT*

女:三千春江水 暫住寂寞天空

逛夠了世界 跌進了春風

清水苦水一樣暫住半空

女:水清不起花 萬物靜默不動

碎了這塊鏡 照見了洶湧 眉頭才震動

汗滴在血海紅不紅 散聚後味道餘殘濃不濃

那是快感還是痛 深海裡永遠看不通

靜靜地浮游在清空 一轉身可以化進了杯中

口乾了便喝盡那密雲 像喝掉如夢如幻信不信

女:水慢慢飄升於天空 水慢慢將萬物玩弄

活著若是夢 是夢蝶讓水色震動

撇夠了冷雨 得到升空

讀中國文學的人,一聽到歌詞,一定會聯想詞人所寫的那「三千春江水」,是不是就是李煜所寫的那堪比其愁緒的一江東流春水?(《虞美人》「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在逝水中暢泳的又是否跟孔子在川上所思考的一樣?(「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

水最大的特色,就是它以多種形態存在,「在一個既沒有起點亦沒有終點的循環中不斷移動或改變存在的模式」(維基百科「水循環」條目),而這首歌正是借水循環流動的特點來描寫生命的流轉的本質。事實上,生命在某程度上跟水流轉的方式頗為相似,佛教有「輪迴」之說,「輪迴」一語在梵語中說是「流轉」的意思,所說的正是人生存狀態的流轉過程。林夕自己的另一首作品,王菲所唱的《守望麥田》便有這樣的例子:

水 蒸發成雲

雲 拋棄的雨

也許來自你的汗

林夕曾在訪問中說過他對這首歌的看法:「兩個人分開,其實都是在地球生活,落下來的雨水,可能來自他的汗的蒸發,分開不分開,都是在地球上,又有甚麼分別?香港人最大的問題,是有時將自己放得太大。」

不只是香港人,很多人最大的問題,或者正是經常「將自己放得太大」,而忘記了自己不過是三千弱水中那渺小的一瓢罷了。如將焦點稍稍從自己的身上移開,明白當下其實不過是在「沒有起點亦沒有終點的循環中」暫時的存在狀態,而人情緒的起伏以至萬事萬物的流逝,在深遂如大海的不息循環之中,便顯得渺小而微不足道,所以活着本身不過是順應着這樣的循環流轉、消逝而已,個人就如「汗滴在血海」中般渺小,浮生若夢,就像偶爾在水中泛起的一片漣漪罷了。看得通這點的話,我們或許會變得豁達一點。

職業病發作之談陳奕迅《不來也不去》

看完這段片段,很想告訴Eason,林夕寫的這首歌,大概也是將佛教家的思想融入於其中。

如果在網上的《佛學大辭典》中查「不來不去」一詞,我們會找到以下這句說話:

不來不去

(雜語)謂法之本性無去來往復也。智度論曰:「即知一切法,不得不失,不來不去。」

簡單點來說,「不來不去」所表達的,就是佛教中的「空性」。「即知一切法」中的「法」,說的就是空性。心經上,其實也有類似的說法:「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甚麼是「空性」呢?佛家認為「空性」是一切現象的法則,也是我們自心的本性。我們的心到底是怎樣的呢?《華嚴經》中的一個比喻,解釋得比較容易理解:「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人心就如同世界上最優良的畫家,能把萬事萬物描繪的真切而實際。換句話說,一切的現象包括我們的意念、情緒等都是由心所投射出來的。我們的心就好比是一面鏡子,鏡子當中甚麼也沒有,它只能反映出任何放在它跟前的事物。因此,我們「心」,有無限的可能性,能讓任何事物顯現、改變或消失。

因此,「不來不去」也好,「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也好,不外是以一種否定法,來否定這些詞語中相對的概念,從而表達世間一切事物空性的本質。如果明白這道理,或許大家就會對許多一直執念於心的想法有不同的看法,這就是Eason在片段中所說:「我們是可以選擇的」。

《不來也不去》中,講述一對男女相知相分,主人翁在經歷一切後,他說:「像你沒來過,沒去過」,這是因為他最終明白不論是得到一個人或還是失去一個人,以至人生中所有的得或者失,當中所經歷的快樂或痛苦,說到底原來不過是由心投射出來的一些虛幻的意念和情緒而已。

因此,面對離別,你可悲痛地將之唱成一闋飽含離愁別緒的「驪歌」,但同時如果你願意的話,也可灑脫地將之唱成為一闋快樂的「兒歌」。

因此,即使手(或是我們的心)有一根刺,只要你選擇不受其存在的困擾,便可以做到「沒有刺痛便懶知」。

「如煙 因給你遞過火 如火 卻也沒熔掉我」、「如花 超生了沒有果」一切事物的緣起緣滅就好像歌詞那樣,緣滅了,就不能再想「過路能否重踏」過,我們能做的,就是放下心中的執念,不要讓自己再受從心投射出來虛空假像所困,我想,這大概應是《不來也不去》這首歌所寄託的意思。

職業病發作之談陳奕迅《一絲不掛》

絲者,蠢所吐也,在中文裏,「絲」字除了是絲織品的總稱以外,還有許多微妙的含義。簡要而言,與「絲」這個字有關的詞語,都是纖細、極微量的東西,肉眼未必能看得見,但人卻能確確實實地感受到它的存在,尤其是人的七情六欲。例如:情人之間牽繫着的是縷縷情「絲」,即使是分了手,仍有可能處於一種叫藕斷「絲」連的微妙狀態。我們頭頂上是的三千煩惱「絲」,煩惱不容易揮去,病去也如抽「絲」。由此可見,「絲」這字果真縈繞着眾生的喜怒哀樂。

提到「一絲不掛」這詞語,現在大部分人都很形而下地聯想到一個人赤身露體的模樣,但探索這個詞的本源,說的卻是一種形而上的精神狀態。一絲不掛,語出《楞嚴經》:「一絲不掛,竿木隨身。」意思是釣魚人雖然釣竿隨身,釣絲上空無一物;後來用以比喻人雖活於世上,當無所牽掛,不為塵俗所牽累。

最近,陳奕迅剛推出的專輯中,林夕就為他寫了一首叫《一絲不掛》的歌,探討的就是這個課題。這首歌寫的是一段糾纏不清的感情關係,只要細心留意歌詞內所運用的動詞,便會發現林夕寫詞時刻意營造了一種「一張一弛」的狀態,通篇就是在這種張力之中迴旋往復,一步一步帶領聽眾探索這個為「情絲」所牽扯的人「欲斷難斷」的複雜心理狀態。

陳奕迅──一絲不掛

作曲:Christopher Chak

填詞:林夕

編曲:Gary Tong

監製:Alvin Leong

張:紅 弛:藍

分手時內疚的你一轉臉 為日後不想有甚麼牽連

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那麼刻意過好每天 誰料你見鬆綁了又願見面

誰當初想擺脫圍繞左右 過後誰人被遙控於世界盡頭

到呼吸困難才知變扯線木偶 這根線其實說到底 誰拿捏在手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

那時(以為)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但我拖著軀殼 發現沿途尋找的快樂

於你肩膊 或是其實在等我捨割 然後斷線風箏會直飛天國

這些年望你緊抱他出現 還憑何擔心再互相糾纏

給我找個伴侶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發展 全為你背影我步步向前

如一根絲牽引著拾荒之路 結在喉嚨內痕癢得似有還無

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 只想你和伴侶要好 才頑強病好

一直不覺 綑綁我的未可扣緊承諾

滿頭青絲 想到白了仍懶得脫落

被你牽動思覺 最後誰願纏繞到天國

然後撕裂軀殼 欲斷難斷在 不甘心去捨割 難道愛本身可愛在於束縛

無奈你我牽過手 沒繩索

作詞者堆砌了以上這一系列的字詞,表達了主人翁無法「拿捏」與舊情人到底是「連」還是「斷」、「聚」還是「散」、二人的距離是「遠」還是「近」、彼此的關係「緊」還是「鬆」。另外,「不聚不散」、「似有還無」、「想吐未吐」、「欲斷難斷」這一系列以正反結構的詞語,亦有助表達主人翁這種極度複雜混亂的心理狀態。

然而,在這樣張弛起伏的歌曲內容背後,歌名卻反其意名之為《一絲不掛》,意思很明顯就是開篇時提到的,佛家那種「無所牽掛,不為塵俗所牽累」的狀態,如此,歌曲內容與歌名本身清晰地揭示了「執着」與「放下」兩種截然不同的取向,也形成了「一張一弛」的狀態,。如此一來,整首歌就變成了對那些像歌曲主人翁一樣為情所困、不能自拔的癡男怨女的一聲當頭棒喝了。

佛家認為眾生皆苦,佛經上說人生中就有生、老、死、愁、苦、憂、惱、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等苦。這些難道又不是牽繫於我們心頭的絲嗎?只有明白世間萬物變化無常,做到「一絲不掛」,才能從無盡的妄念之中超脫。我想陳奕迅大概明白《一絲不掛》所揭示的是甚麼道理,否則他不會拍出這樣的一個MV:

《Telephone》

Lady Gaga《Telephone》的新MV簡直是萬眾期待,她的官方網站上甚至在倒數,我一直在密切留意著,直至昨晚才見到她正式宣布MV於美國時間九時首播。
吃完晚飯急不及待上網查閱,終於上載到YOUTUBE了,我還是全球第302位的觀眾,真可算是先睹為快,感覺就觀音開庫迫到入廟借到了一千幾百萬一樣。
這個MV是承接著《Paparazzi》的故事發展,有監獄橋段,後來更有Beyonce客串,上演一幕末路狂花,更重要的是Lady Gaga當面告訴大家一直很好奇的問題的答案!哈哈!想知道的話自己看MV好了。
P.S.看完MV,就會知道「窩釘」和animal print將會繼續是今年的大熱,大家可以繼續放心入貨。

Stick Question about Lady Gaga

關於Lady Gaga這位歌手,只從報上知道她言行、衣著出位,而且網上流傳片段,懷疑她是陰陽人云云。對於這位歌手,印象只能以「騎呢」二字概括。

不過,自從看了她最新歌曲Bad Romance的MV後,竟情不自禁地開始聽她的歌。她的MV,娛樂性十足,奇裝異服,火辣熱舞,感覺就像在看馬戲團表演一樣。而且,她的演唱方法也有很多變化,歌曲的水準真的很高,難怪她自從去年出道以來,能極速走紅。

不過對於天真的小孩來說,她的歌曲或許是潘朵拉盒子,聽說某些國家的電台更禁播她意識大膽的MV。認真地看看歌詞,發覺真的不無原因。例如在她另一首熱播的歌曲《LOVE GAME》中,開宗明義即唱「Let’s have some fun. This beat is sick. I wanna take a ride on your disco stick.」

本人英文雖然不濟,但聯想一下還能想像到甚麼是「disco stick」。為了證實一下自己的想法,於是嘗試在GOOGLE搜尋一下,發現了一篇名為"Mommy, What’s a Disco Stick? – What To Tell Your Kids"的文章,內容極其爆笑,當中更有惡搞youtube片段介紹如何製作Lady Gaga的disco stick!(大家別心邪,MV中Lady Gaga真的拿著一支權杖……)

再細心聽一下新曲Bad Romance,發覺「stick」這個字繼續以更「露骨」的形式出現……

今天看報得知陳奕迅不過是唱一首以婚外情為主題的歌曲,已被記者言之鑿鑿地拿來跟現實中的緋聞作「對照閱讀」,忽發奇想要是Lady Gaga在香港的娛樂圈發展,她的歌詞對「stick」一字的愛好,不知會被好事的傳媒以怎樣的「閱讀策略」來解讀,進而將她是否陰陽人的傳聞炒作成一篇有味的娛樂新聞呢?

原來過得很快樂

看朋友的blog才知道楊千嬅的新歌叫《原來過得很快樂》。

自從楊小姐結婚後,一直想寫點甚麼。不知何時她成了一眾獨身港女的代言人,不過我最喜歡的卻並非是她步入熟女階段後那些大唱獨身女性心路歷程的作品,而是她較為少女時期的歌曲。

到現在,我還能從如煙的回憶中,記起大學時代某次在卡拉OK,當我唱着《再見二丁目》時,唱到中段忽然感性地告訴身旁的人自己最喜歡的就是這首歌,請他留意一下歌詞……後來當我再唱到「原來我非不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一句時,才驀然發現不知何時他已執起咪跟忘形地一起唱起來了……世事就是這樣諷刺,後來讓我深切體會到這句歌詞的道理的,竟然就是這個不知何解突然忘形地跟我一起唱這首歌的人。

如今,聽到楊小姐婚後的第一張大碟中,有首歌叫《原來過得很快樂》,即使還未聽歌,單看歌名,我已知道她(或兩首歌的填詞人林夕)或許是想通過這首歌告訴世人,她(或他)已明白歌詞中「原來」與「只」這對關聯詞語的語意轉折之間的秘密。

至於自己,未敢說已完全領悟。反正「快樂」於我來說,就像鬼神一樣,我無法證明其存在,但無論如何時運「高」的時候總有一兩次感覺到它某時某地某刻曾在自己身邊就是了。

BAD DAY

某天放工漫無目地的遊蕩了一會後跳上小巴回家,如常呆滯地看着車窗外沉沉的暮色等待到達目的地,收音機很體貼地播放着一首歌詞反覆唱着「You had a bad day」的歌,似在撫慰一車經過一天營營役後踏上歸途的乘客。我之前或許在某個地方聽過這首歌,或許從來沒聽過,無論如何在車上那短暫的時空中,這首歌莫名地觸動了我,聽着聽着竟醞釀出哭的情緒。
實在BAD DAY了一段好長好長的日子,時間長得令我有點擔心自己快要忘記GOOD DAY是怎樣的了。不過一向相信「否極」然後就會「泰來」,生活也不會一直是現在的樣子,無論如何,要是將來有一天good day來臨了,我還是會記起我某天曾在小巴車廂中為了這首歌而流淚。
回家上網找找,這首歌果然就叫《BAD DAY》,這個MV成功地令我真的哭了出來……

某天放工漫無目地的遊蕩了一會後跳上小巴回家,如常呆滯地看着車窗外沉沉的暮色等待到達目的地,收音機很體貼地播放着一首歌詞反覆唱着「You had a bad day」的歌,似在撫慰一車經過一天營營役後踏上歸途的乘客。我之前或許在某個地方聽過這首歌,或許從來沒聽過,無論如何在車上那短暫的時空中,這首歌竟讓醞釀出哭的情緒。

實在BAD DAY了一段好長好長的日子,時間長得令我有點擔心自己快要忘記GOOD DAY是怎樣的了。不過一向相信「否極」然後就會「泰來」,生活也不會一直是現在的樣子,隨心地生活就好了。無論如何,要是將來有一天good day來臨了,我還是會記起我在BAY DAY裏曾在小巴車廂中無端為了一首歌而流淚。

回家上網找找,這首歌果然就叫《BAD DAY》,這個MV成功地讓我再哭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