綿袷紗裘惟其時

暑假一到,各大博物館紛紛有新的展覽推出,早早在行事曆上編排好了時間去參觀,計劃中八月份去歷史博物館看的《國采朝章-清代宮廷服飾》展覽,但一拖再拖,最終昨天才「扚起心肝」去看了。

最深刻印象是展板上每件服飾的名稱,那一串長長的文字,如「寶藍色緞繡彩雲金龍紋袷朝袍」、「明黃色折枝梔子花蝶紋襯衣」、「茶青色牡丹紋對襟小夾坎肩」、「品月色繡球梅紋對襟馬褂」(「品月色」是何等美的一個顏色名稱!)等,當中包含了對服飾的顏色、用料、剪裁、圖案、款式的描述,寫來一氣呵成,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從款式、用料、圖案和紋理,能得知穿衣者的身份、甚麼季節以及甚麼場合穿戴,加上每件展品的圖案花樣都獨一無二,實在讓我看得流連忘返。

其中一個展板談及清宮對帝后衣飾的安排有一定制度,其中一項就是「綿袷紗裘惟其時」。綿袷紗裘」指的是四時衣物,「春秋袷,夏以紗,冬以裘」,宮廷中對不同季節穿戴何種衣物均有規定,而且更會統一頒令何時換季,頒令一下,即使天氣轉變,也不會穿回前一季的衣物,例如一旦下令換春季的衣物,即使天氣回寒,也不能穿冬天衣物禦寒了。簡單一個規矩,已見到古人與大自然微妙的關係,他們在生活細節上是如何配合著四時的變化。相比起來,現代人的生活已無需像古人般緊密配合四時的變化(我們可以夏日炎炎大開冷氣打邊爐),但與此同時我們卻失去了感知四時變化的能力,不論十度二十度三十度都穿著同一類衣服上街的人大有人在(早兩星期親眼見一男人著Fleece!),這樣算不算是一種退步呢?

Image

過盡千帆皆不是

21fe8d59-31eb-482c-8e53-7e9de1c71654

「墨跡本是筆鋒在紙上運動後留下來的編碼,讓有經驗者閱讀。倒寫書法試圖把這個編碼和解碼過程合二為一,同時訓練書寫者對獨得的時間和空間把握的能力。

--《原道--中國當代藝術的新概念》展覽場刊

參觀完這個展覽,最深刻印象的展品就是這個「倒寫書法--宋詞兩首」的作品,它由水墨紙本立軸及錄像裝置組成。這件作品讓我強烈感受到書法原來也是關乎時間與空間的創作。場刊只說到倒寫書法這個編碼和解碼這個「過程」所涉及的時空,但作為文學人的我,卻反射地將這「過程」結合其書寫的「文本」--也是就那首宋詞一起來看,效果更耐人尋味。「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時間與空間感極強的兩句,藝術家選溫庭筠這首《望江南》來倒寫,相信並不是順手拈來的吧?

看着如開了倒鏡出現在紙上的文字,彷彿成了倚在望江樓守候的女子,江上帆影、夕陽、流水這些眼前不斷逝去的景象卻在回溯:如果時空能如筆畫般逆轉,早知「千帆過盡」的盼望注定落空的話,當初還會望穿秋水等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