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 DAY

某天放工漫無目地的遊蕩了一會後跳上小巴回家,如常呆滯地看着車窗外沉沉的暮色等待到達目的地,收音機很體貼地播放着一首歌詞反覆唱着「You had a bad day」的歌,似在撫慰一車經過一天營營役後踏上歸途的乘客。我之前或許在某個地方聽過這首歌,或許從來沒聽過,無論如何在車上那短暫的時空中,這首歌莫名地觸動了我,聽着聽着竟醞釀出哭的情緒。
實在BAD DAY了一段好長好長的日子,時間長得令我有點擔心自己快要忘記GOOD DAY是怎樣的了。不過一向相信「否極」然後就會「泰來」,生活也不會一直是現在的樣子,無論如何,要是將來有一天good day來臨了,我還是會記起我某天曾在小巴車廂中為了這首歌而流淚。
回家上網找找,這首歌果然就叫《BAD DAY》,這個MV成功地令我真的哭了出來……

某天放工漫無目地的遊蕩了一會後跳上小巴回家,如常呆滯地看着車窗外沉沉的暮色等待到達目的地,收音機很體貼地播放着一首歌詞反覆唱着「You had a bad day」的歌,似在撫慰一車經過一天營營役後踏上歸途的乘客。我之前或許在某個地方聽過這首歌,或許從來沒聽過,無論如何在車上那短暫的時空中,這首歌竟讓醞釀出哭的情緒。

實在BAD DAY了一段好長好長的日子,時間長得令我有點擔心自己快要忘記GOOD DAY是怎樣的了。不過一向相信「否極」然後就會「泰來」,生活也不會一直是現在的樣子,隨心地生活就好了。無論如何,要是將來有一天good day來臨了,我還是會記起我在BAY DAY裏曾在小巴車廂中無端為了一首歌而流淚。

回家上網找找,這首歌果然就叫《BAD DAY》,這個MV成功地讓我再哭一次……

睡衣

睡衣這東西,款式雖千差萬別,但歸納起來,實際上不外是「蔽體」與「觀賞」兩種功能。隨着功能之不同,設計的取向真可謂南轅北轍,完全體現「form follows function」的設計原則。

如僅從「蔽體」功能看,睡衣原則上只是睡覺時包裏在身上的衣物,你大可不理它沒有任何剪裁只是鬆垮垮的掛在身上,也不用講究清一色粉色系列配以過分可愛的卡通人物穿在身上有多彆扭,只要穿起來舒適,它便算完成任務。反正睡覺時躲在被窩裏,誰管得着你身上穿的是甚麼東西呢!

但是,如果從「觀賞」的功能看,睡衣這東西就「精彩」得多了。最成功的「觀賞」性質睡衣,剪裁必須別具匠心,應「強調」的地方要「強調」,應帶給人「驚喜」的地方要加上一些叫人喜出望外的detail,如若隱若現的喱士通花,或在不驚意的地方暗藏一個能打開「神秘之門」的小蝴蝶結…….仔細研究那些作「觀賞」用途的睡衣便是惹人遐想的異色體驗。

說明得頭頭是道的樣子,但逛了一個下午打算選購睡衣的我,竟在這兩種功能之間的睡衣迷失了。一套睡衣於我而言,暫時並無「需要」有觀賞的功能,自己卻又不甘心它只淪為「蔽體」的一塊布,結果就是--「兩頭唔到岸」了。售貨員對於我這種「精神分裂」的選購傾向,明顯無所適從。估不到簡單到買一套的睡衣,也能反映出自己那尷尬的生存境況,唉…..

按:折騰了售貨員一個下午後,我最終還是買到一套以前未穿過、款式頗有「突破」的睡衣XDXD

怎一個悶字了得

dsc002751
「門」內困着一顆心,就是「悶」,這麼看似是一個會意字。但《說文解字》說:「悶,懣也(心裏滿是心事,滿字既表意亦表聲,古人真厲害!)。从心門聲。」,原來是個形聲字。

無論從字的結構到造這個字的動機,相信大家都應能深切感受到那個翻箱倒篋找張紅紙為這個門字加一顆心的人是有多苦悶。

關於婚宴的二三事

年尾時候,一連參加了兩個婚宴,已發覺現今婚宴的儀式真是悶得可以,千篇一律得現在我已將兩個婚宴的情節混亂交錯了。每個人都想自己的婚禮與別不同,可是最後還是走進了一系列儀式的陳窠中。我的婚禮,暫時應還在我很遙遠的將來,所以現在可容許我先毫無顧忌地偉論一番:

1.婚宴上播放的片段,為甚麼一定要按時間順序地安排呢?除了順敍外,敍述方法有還有倒敍、插敍和補敍,讀書也有讀啦!還有,為甚麼伴奏的歌曲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機會都是李克勤的歌呢?好悶呀!

2.婚宴上的主角例牌要上台說幾句,倒牌地多謝父母、多謝老公老婆、多謝神,但為甚麼人人到最後都是說得亂七八糟?雖然都明白當時心情激動,腦中一片空白,但以一整年的時間去籌備的婚禮都完成了,為甚麼來到最後的時刻找時間靜下心來想想自己在台上應說甚麼都懶呢?

3.一個百分之七十的時間都不見了新娘影蹤的婚宴,到底有何意義?拜託新娘別那麼貪靚,換少套衫得唔得?

4. 最後,婚宴的賓客不在多,而在親,拜託那些十年不見一次的朋友不要再轟炸了,當來電顯示是久未來電的你時,我未接電話已想像到你將要對我說甚麼。

按:最近發現Stella So原來有連載漫畫專欄,叫老少女日記,一看名字就知愛上,今晚就發現了一篇叫《紅色炸彈拆彈法》呢!

乾燥的冬季季候風持續影響華南。天一直放晴及非常乾燥,大部分地區的相對濕度下降至百分之四十以下。

覺得水分從身體各部分蒸發掉,即使塗再多的潤膚膏,還是感覺到皮膚被乾燥的空氣搾乾水分,無助地以痕癢的感覺來向我發出求救訊號;

覺得嘴唇快要裂開,笑也覺得痛;

面頻已乾皺得不能伸展面部肌肉,展露笑顏;

眼鏡乾澀得連眨眼也會讓隱形眼鏡跌出來。

人人都處於一種快要乾枯的狀態,人際關係的相對濕度也徘徊於低水平。風高物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待人接物,更必須提高警覺,以免引爆身邊任何一個「燥底」的人。

雖然如此,一眾干物女在如此的旱季卻反而是「如魚得水」,好不愜意。她們紛紛趁著快要迫近的一連串大節前夕加快速度風乾自己,讓自己乾得徹底,與佳節的浪漫氣氛絕緣,安心躲起來做一條涸轍之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