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真誠相信」

早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再次就去年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的保安安排作出回應,縱然監警會的報告已指出當日警員「黑影論」的解釋「奇怪和充滿巧合」,並不可信,但曾仍表示這是自己「真誠相信」的可用資料。此論一出,各界抨擊,紛紛要求處長收回「黑影論」,並為事件道歉。

世事本相從來都是真假難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與假的界線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難以判別的。但是,曾處長去年在立法會替警隊解畫的「黑影論」卻非常自我解構地提醒人們反思「論述」與「實存」之間的對應關係。描述眼前所見即為「真相」、「事實」?「警員見有黑影從身邊走出,本能反應用手擋住」這種詭異的陳述方式,正正用了最淺白的方式告訴大家「論述」與「實存」之間的對應關係是何等的脆弱,而在大部分情況下,所謂的「事實」其實只是各人基於自己的立場和利益合力拼湊出來的「論述」而已。

當大眾還拘泥於「黑影論」當中「論述」與「事實」之間有着如何令人有難以接受的距離時,處長亮出「真誠相信」四字,進一步將「個人論述」凌駕於一切之上。個人的「真誠」可以統攝他人論述,而事情的真與假、對與錯在個人絕對的「真」之中通通都變得不重要了。

曾處長以最真誠的姿態揭示了事件詮釋背後所隱含的權力關係,以最懇切的方式提醒大家反思「論述」與「實存」的差距之間各種可待發揮的空白,在這個意義上,糾纏於事情真假、硬是要求處長道歉的市民,的確是不切實際。

鬼上身

在靈異的電影中,我們經常會看到俗稱「問米婆」的靈媒,她們進行通靈這個神秘的儀式的時候,會雙手不停拍着桌面,反白眼,狀甚痛苦地搖晃身體。這時候,我們就知道她正被靈體附身,通常儀式完畢後,鏡頭總會大特寫一個問米婆虛脫的表情,於是,我們知道讓靈體入侵身體,是一件會讓自己大傷元氣的事情。

其實,要親身經歷這種靈異的體驗,無須去做靈媒,做編輯也可一嘗這種恐怖的經歷。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許多被稱為「作者」的人,其實是沒有「我手寫我心」的能力,他們的稿件猶如他們複雜錯亂的精神世界,地球人是難以理解的。編輯這些「文字靈媒」,就是本著大無畏的精神,冒着精神崩塌的危險,讓這些詞不達意、句子冗贅、廢話連篇、前言不對後語,處處展示出精神錯亂徵狀的文字入侵自己的邏輯思維,經過一輪反覆揣摩,將這些無人看得明白的外星語反芻成文從字順的內容,整理成適合地球人看的內容。

審閱這樣的稿件,對精神健康的損害程度,不亞於被不明來歷的靈體附身,所以你會發覺許多編輯下班的時候,都會處於一種魂不附體的虛脫狀態。

決意養成每天閱報習慣

以往跟好久沒見的親戚見面,大家寒暄交換近況,我總是喜歡搞一個爛gag:「xx結婚未?早就結了啦,你沒看報紙的嗎?」

但是,這兩天發生在自己以及別人身上的經歷,才讓我明白原來真的有些與自己有切身關係的東西,如每個月出糧給自己的公司,被股東入稟法庭申請清盤;自己任教的學校,不知何時已決定轉為直資…….等消息,原來通通要打開報紙看才知道。

為了避免自己再次成為最後一個才知道重要消息的人,我決定養成每天閱報的習慣。

睇死名單

身邊總是有些人,三不五時就向你抱怨自己正為某些生活的難題而苦惱,抱怨到最後就是說不明白為何自己會有此遭遇。最初聽這些人吐苦水的時候,你或會同情他們處境,但時日一久,你跟這些人交手多了,對他們了解多了,就會發覺他們的煩惱其實都是自找的,真正運氣不好而導致的失敗,並沒有他們想像中的多。

我比較相信在人生的大部分情況下,是「性格決定命運」,做事沒有計劃、沒恆心、臨急抱佛腳、眼高手低、志大才疏、練精學懶、空談理念而拙於實踐、承諾了人的事從來不會辦到、有頭威無尾陣、沒有責任感…….那些經常抱怨的人,失敗的原因不外是這樣。不過這種人卻總是有自己的造化,上天賜予他們這些性格上缺失的同時,亦奪去他們自省的能力,他們永遠不會發現/明白其實生活中的難題大部分因自己的性格而起,懵然不知地永遠輪迴在失敗的循環之中。當然,這種人自有這種人的樂趣。

一旦確定某人是這樣的火星人,我會很安心地將他列入到內心的「睇死名單」,你可能覺得我太過主觀,不過自問看人從來沒錯,被我列入名單中的人,其失敗的精彩程度永遠不會叫人失望。因此,暫時到目前為止,被我列入名單中的人,從來只有不斷累積失敗的經驗繼續迷失自己,卻沒有一個能從失敗的輪迴中超脫,能讓我於名單之中剔除。

不要嘗試問我這個名單上有甚麼人,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名單上的人即使看到這篇文,也不會知道其實是在說他們就是了。

請飲茶論

偶爾跟朋友抱怨前路茫茫,總會被問及會否考慮重執教鞭,我口裏雖說沒打算,但世事難料,誰知道將來的情況如何呢?可是教書時那些惡夢的回憶卻還是令我猶有餘悸,目前這一刻如要我真的坐言起行,付諸行動找工,卻還是沒有勇氣;。

今天跟一位仍「身在江湖」中的友人談天,她在學校剛處理完放榜事宜,跟我分享了放榜的「趣聞軼事」,大家聽聽這件在學校發生的「一件小事」,可能會明白為甚麼自己情願在現在的公司浪費青春也不願重返學校。她說有個自己任教的學生放榜後跑來找她,當着她面抱怨因她教得不好,所以拿了個F,朋友聽後無奈(而又氣憤地)教訓那學生讀書時「偷工減料」,亦不忘補充自己教的學生中亦有人拿了B,以證明她的教學質素。那學生被說得無言以對,最後卻還是厚顏地發表了一個「偉論」:「你既然有學生拿了B,不是應該要請我們飲茶嗎?」

?!?!

驚奇地問友人學生得到佳績請飲茶的不應該是他們嗎?為甚麼反而應是老師請他們?朋友沒好氣表示那學生的邏輯是她的學生中有人考到B,那即意味她可保住飯碗,所以作為老師應該感激學生畀面讀好了她教的那科。

……

聽完朋友與學生的對答後,除了答一句「痴X線」,想不到可以給她甚麼反應。朋友感慨地說現在大部分學生也是這樣的思維,從「請飲茶論」看,為人師表與一般服務性行業並沒有甚麼分別,自問學問和修養還未到火候,教書時恐怕做不到華仔提倡的「今時今日的服務態度」,實在沒資格沒信心沒能力教好時下那些以為全宇宙都圍繞着他們公轉的年青人,阿們。

陪着你醜

在報上看到《Stephy創書展大笑話 小說錯字連篇》這單新聞,個人認為這是個給喜歡寫作/企圖以寫作展示才華的女生的警世故事:

【明報專訊】向來以才女自居的鄧麗欣(Stephy),今年推出自家創作的愛情小說兼寫真集《陪著我走》,賣水著靚相之餘,更大賣才氣,將自己及朋友的愛情故事寫入其中。可惜,新書昨日推出即時被讀者揭穿底牌,直斥她寫的小說錯字連篇。

出版社:照Stephy原稿印刷

昨日,本地各大傳媒收到電子郵件,內容直斥「Stephy扮才女」,指她剛推出的愛情小說兼寫真集《陪齟我走》,竟有接近40個錯別字,例如將「一併」寫成「一拼」、「寂寞」寫成「寂莫」、「眼眶」寫成「眼框」、「階段」變為「階斷」、「踐踏」錯寫成「淺踏」,絕對是今年書展的一大笑話。本報翻查Stephy的著作,發現的確有很多錯別字。

讀者建議向死敵傅穎學習

該名讀者就此事查詢出版社大眾書局,發言人表示他們只負責發行,「照Stephy的原稿印刷」。該讀者最後建議Stephy讀多幾年書,平日要多看書識字,更窒她最好向死敵傅穎多學中文字,該讀者更讚傅穎推出的散文集從未出現錯別字。這位讀者狂踩Stephy來抬高傅穎,未知他是否傅穎的忠實粉絲呢?

就錯別字一事向金牌大風發言人陳小姐查詢,她表示不予回應。

延伸閱讀:蘋果還很抵死地替本書做了一個詳細的「勘誤表」

故事教訓:
1.「才女」不能輕易認,雖知道女人是善妒的動物。
2.為免出醜,出版書籍要找一間有良心的出版社,找具質素的編輯替你把關,而不是合上眼睛替你將「原稿印刷」。
3.別亂擺「才女款」,堅決拒絕人家改你的東西。

最警世的還是老友對此事的評語:「不過係香港呢個地方, 無乜人會好care呢d野啦….起碼買果d唔會理…有人買就得啦」,原來是這樣,過時的應該是我......

朋友

最近一兩個月,出則往學校講書,對著老師就像男人對女人承諾會娶對方一般——當老師問網上題庫的更新情況時,就心虛地許老師一個未來;入則在公司出卷、審卷、寫稿、發稿、校稿,在市場需求的陰影下掙扎求存。

在這要緊的關頭,收到一份外判回來的閱讀卷,文章與題目互不搭配程度,有如一對「因誤會而結合」的男女,謹輯錄文章及部分「搭錯線」的題目,讓大家感受一下我「審閱」(其實是重出)時的痛苦:

〈朋友〉 魯迅

1      我在小學的時候,看同學們變小戲法,「耳中聽字」呀、「紙人出血」呀,很以為有趣。廟會時就有傳授這些戲法的人,幾枚銅元一件,學得來時,倒從此索然無味了。進中學是在城裏,於是興致勃勃的看大戲法,但後來有人告訴了我戲法的祕密,我就不再高興走近圈子的旁邊。

2      去年到上海來,才又得到消遣無聊的處所,那便是看電影。但不久就在書上看到一點電影片子的製造法,知道了看去好像千丈懸崖者,其實離地不過幾尺,奇禽怪獸,無非是紙做的。這使我從此不很覺得電影的神奇,倒往往只留心它的破綻,自己也無聊起來,第三回失掉了消遣無聊的處所。有時候,還自悔去看那一本書,甚至於恨到那作者不該寫出製造法來了。

3     暴露者揭發種種隱祕,自以為有益於人們,然而無聊的人,為消遣無聊計,是甘於受欺,並且安於自欺的,否則就更無聊賴。因為這,所以使戲法長存於天地之間,也所以使暴露幽暗不但為欺人者所深惡,亦且為被欺者所深惡。

4     暴露者只在有為的人們中有益,在無聊的人們中便要滅亡。自救之道,只在雖知一切隱祕,卻不動聲色,幫同欺人,欺那自甘受欺的無聊的人們,任它無聊的戲法一套一套的,終於反反復復的變下去。周圍是總有這些人會看的。

5     變戲法的時時拱手道:「……出家靠朋友!」有幾分就是對著明白戲法的底細者而發的,為的是要他不來戳穿西洋鏡。「朋友,以義合者也」,但我們向來常常不作如此解。


1. 以下哪句最能表達第1段的段旨:
A. 作者認為不論大、小戲法也是騙人的技倆
B. 作者喜歡電影多於大、小戲法
C. 作者討厭大、小戲法和電影
D. 作者曾一度沉醉於大、小戲法

答案:  D

(桃:文眼所在,很明顯不在第一段,而且知道答案「作者曾一度沉醉於大、小戲法」與理解本篇文章根本全無關係。這樣問等於邂逅美女,跟人家搭訕卻問人家用那隻牌子的鬚刨無異!)


2. 作者對友誼有甚麼看法?試綜合全文說明之。
作者對朋友的印象較為負面,他認為很少時候人會把朋友理解為以義合者,這意味著他認為友誼的維繫是由利益等其他東西組成,否定友誼美好的一面。考生各抒已見,言之成理,即可給分。

(桃:審到這一條,我可以完全非常確實地肯定,出卷者一定是被魯迅這篇文的文題「設計」了,本篇雖叫《朋友》,但其實可說是與朋友沒有關係。非常佩服出卷者還能「自我催眠」、「無中生有」地給我一個看來頭頭是道的標準答案,盲目得像對自己完全沒有任何感覺的人表白一樣,彆扭得可以。)

 
故事的教訓是:要愛人,必先懂得愛自己;要出題目考人家,也必先要了解自己手上的材料。

寫到這裏,大家可能覺得本人長篇大論,而且對我「審卷」的厭惡性工作也完全沒有興趣。雖然如此,我實在看不過眼魯迅這一篇大好文章如此遭人糟蹋。如果大家平日喜歡「串人」,實在應該好好看看這篇文章。「串人」者,無非是想達到批評諷刺的效果,但「串人」的時候如明刀明鎗、劍拔弩張就不好玩了。如果這樣的話,倒不如明刀明鎗吵一場架好了。因此話裏藏針、聲東擊西才是「串」的最高境界,試想像對方被你「串親」也還懵然不知,這是一件多麼痛快的事!而這正是魯迅在這篇文章所玩的「戲法」。

如果你看魯迅這篇《朋友》真的以為他在說朋友,那麼你就是被魯迅「設計」了。如果你看我這篇《朋友》,也真的以為我在說朋友,就再被我這隨意編派的篇名再「設計」一次了XDXD!最後,以我「大執」這份卷後的其中一條題目作結,希望大家能答中題目吧!哈

以下哪一項是對文本主旨最準確的描述?
A. 闡述朋友之道
B. 批評暴露者揭發隱祕的行為
C. 批評戲法如何迷惑人心
D. 諷刺無聊的人自甘被欺的愚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