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的自白

2013080916060926

世人對我最大的誤解,莫過於以為我是妒忌白雪公主的年輕、貌美而動殺機。

但是,在這個自拍氾濫成災、人人都覺得自己最漂亮,鏡像已變得毫無意義的時代,即使連魔鏡也無法告訴我世上誰最漂亮,我應該要妒忌誰呢?

要不是有一天小矮人哭着來向我求救,說受不了「可愛的」白雪,我才不會代我夫君好好教訓一下他這被寵壞了的女兒。他們說白雪見到任何事物都高八度問「咩黎架」、「好得意呀」,他們也不明白為何每次食飯前都要花大半小時將食物拍了照才准他們動筷,不過最令他們無法忍受而決定要擺脫白雪的,是她將他們裝扮成不同造型的鬆弛熊每天拍照放上面書,還要tag了名讓全世界都看到這些丟臉的相片。他們不是沒嘗試過跟她溝通,希望她不要再迫他們拍照,即使拍也請不要tag。可是他們一口開,白雪的反應先是高八度問「真係架?」,當發現他們並非說笑,便開始大哭大鬧,但說來說去還只是兩句:「我做錯了甚麼?」「你地係咪唔鍾⋯⋯意我啦?」,最後他們還是得扮鬆弛熊讓她拍一輯照片才可讓她安靜下來。

2013080916093826本來我一點也不同情這班犯賤的小矮人,但是我發現「可愛」這股邪惡力量不但入侵少女,即為已為人妻、已為人母者亦不放過,我才勉強答應出手。大家知道要騙白雪這位有公主病的少女吃一顆平平無奇的蘋果是有多困難一回事嗎?要不是我將毒蘋果幻化成一顆從日本進口的鬆弛熊限定版,事先拍了照片在面書、instagram等地方瘋傳吸引她的注意,吃的時候還要替她將蘋果削了皮切成粒,大家認為她會乖乖地整個吃下嗎?

一顆鬆弛熊毒蘋果制裁不了可愛的邪惡力量,因為只要有王子的地方,邪惡的可愛力量便會伺機復甦。聽說鄰國一位英俊無比,善於體操的王子要來做親善訪問,公主總是等着被王子吻醒的,我知道小矮人很快又有難了……

Innocence

瓊林下班回家,處理好所有雜務,洗了澡,敷了面膜,吹乾了頭髮,刷了牙,回房關上房門--終於等到一天之中一雙手能閒下來的時刻。

她的生活就是由這些瑣碎的細節組合而成,讓人無從數算時光如何流逝,不過只消偶爾低頭察看自己指頭,就知道溜走的歲月往哪裏去了。瓊林拿出指甲銼,修整指甲的形狀,這樣磨擦一會,那些在指頭上滋生出來的時光又這樣一點一點地給抵消掉了。想知道一個女人的情緒智商,看一個女人如何塗甲油便略知一二。塗指甲是個極磨人的過程,每個步驟都得小心翼翼,中間稍有不慎,之前所花的功夫便前功盡廢。塗完後還得有耐性擱着雙手枯坐。否則,刮花了甲油,便又是功虧一簣。因此,情緒智商低一點,也無法忍耐到最後。

人人都盛讚瓊林的指甲漂亮,從塗甲油的習慣來看,瓊林頗確定自己的情緒智商應該不低。她總能等到之前一層甲油乾透才塗下一層;縱使她知道塗出十隻完美無瑕的指甲的機會百中無一,但要是中間任何程序出現差錯,她還是堅持要用洗甲水抹掉所有重新開始,如此不斷反覆塗和抹的過程,直至自己滿意為止。因此,她塗指甲的時間總是特別長,而永康便經常抱怨她將時間全花在這些瑣碎的細節上。

瓊林今天買了支新的甲油,從瓶身看起來是很淡的粉紅色,選購的時候她曾想像甲油會讓時間逆轉,以其稚嫩的顏色為自己看來越來越蒼白的雙手找回一點生氣。可是,甲油並沒有從舌燦生花的售貨員處得到任何魔法,無論她用甚麼的手勢,也無法將甲油均勻地鋪上甲面。售貨員說這個品牌的甲油持久且不易褪色,就像在形容一段穩固的關係一樣,為甚麼事實卻並非如此?尤其當她發現這支甲油很諷刺叫「Innocence」的時候,她更覺得難堪。

好不容易才勉強塗完第一層,她看着斑駁的十指,覺得無地自容,卻就是不願意抹掉這不堪的一層重新再來。她深知自己在賭氣,但今天她就是要賭氣又如何?只要她若無其事地用另一層甲油覆蓋住所有無法接受的東西,這個讓她難堪的局面就會慢慢風乾然後消失,如果可以她也希望這樣處理那個在無意之間發現、出現在她永康之間的第三者。指甲也好,感情也好,全都是她付出時間與耐性經營的心血,只要是她的抉擇,自欺欺人也罷,執迷不悟也罷,為甚麼不可以?

然而,她有她的選擇,甲油自顧自地一點一滴地揮發掉。最後一切就像凝結掉的甲油一樣,呈膠着狀態,無論如何搖晃、翻攪,也產生不了任何變化。瓊林理智上深明「基礎打得不好,如何補救也是無補於事」的道理,所以當她發現自己無論如何花心機卻還是修補不了底層塗得不好的缺憾時,她一點也不覺得驚訝。她不為那些越塗越難看的指甲而感到難過,她只為自己而感到難過。可是,她知道無論流多少淚水,也無助於稀釋這支開始乾涸的甲油,也無助挽回一段已在不知不覺揮發掉的感情。

無論她的甲油塗得多厚,最後還是無可避免地會乾掉,所有前塵往事連同她剎那而來的情緒隨之凝固起來,追悔與懊惱也頓時變得毫無意義。甲油乾透以後,塗得過厚的甲油像是受夠了急着要擺脫似的,決絕地從指甲上整塊剝落下來。看着千瘡百孔的十指,難過的瓊林對自己的情緒智商已完全失去信心了。

不過,真正讓她情緒失控的,還是在她決絕地將那支讓她難堪的「Innocence」扔進垃圾筒,打算抹掉一切重新開始的時候,她才陡然發現--洗甲水剛好用完了……

聲聲入耳

讀書講究心到、眼到、耳到、口到,生活的樂趣也離不開這「硬道理」。如日常生活也講究這四到,有趣的人和事總離你不遠,又怎會覺得生活乏味?上次日文同學的故事,示範了如何「眼到」、「心到」,以下這則卻是由「耳到」帶來的好處:

荔枝角地鐵站,下班的人潮集中於六時半至七時之間湧現。只要能準時下班,走到地鐵站準能沒入浩浩蕩蕩的下班大軍之中。列車到站時,如能勇敢一點,深吸一口氣撲入車箱擠迫的人潮之中,被擠得如罐頭裏的沙甸魚般之時,不要還只想着到底何時才能拿ipod出來聽,立刻趁這一整天裏僅有的數分鐘甚麼也不用做的空檔,試著像收音機般稍稍調校一下耳朵接受的頻道,你準能從身邊那些塵世的痴男怨女中聽到一兩個故事。

「我今年流年旺桃花,可能找到個男友,說不定今年結婚。」一把年輕的女聲從左後方處響起。(今年流年旺桃花的分別為肖虎、肖猴及肖馬,期待自己能這一年內覓得如意郎君兼且有信心「埋到單」,相信應以肖虎機會為最大,因肖虎的今年為「紅鸞桃花年」,好一個如狼似「虎」的年歲呢…….)

「嗯……﹗」從右邊處響起另一把含糊的應答聲。(不看表情也能從這一聲「嗯」聽出懷疑和羨慕的情緒……)

幾秒後,含糊女聲試探地問:「難道是xx那些yy?」(如句中那個xx是你公司的名字,yy是你公司另一些部門的職級,恭喜你,你已成功找到了進入故事/是非世界的入口,請你像漫畫般盡量變大你的耳朵,繼續收聽以下的對話內容。)

「是呢!z部來了幾個新的yy……」(主角說到戲肉的時候,記得保持冷靜,千萬別嘗試轉過頭來偷看發訊的源頭,也盡量別讓從丹田湧上來的笑意令身體不自然地顫動,要讓身體處於放鬆的狀態,這樣才能若無其事地完整地將故事聽完。)

最後,到了分道揚鑣的時候,不論是你還是對方要下車,也千萬別讓人家發現你的存在。到了「安全」的地方,才拿出電話撥通公司中要好同事的電話,找個沒人的位置肆無忌憚跟同事分享剛才的耳聞的「故事」,並一起仔細研究到底公司中誰才是那位女同事的目標。如果平時在公司也是「眼到」、「心到」的話,你準能找到有關人等。以後只要在公司留心相關人等的言行,那麼又代表你已成功開通另一條「動物求偶」的Discovery Channel,「食住花生等睇戲」,在公司的日子又怎會悶?

按:以上經歷由同事廷姐轉述,再經本人的想像「加工」而成。我現正積極找尋對話當中的主角是誰,並已通知了那些單身且純真的友好男同事,小心這位傳說中如狼似「虎」的女同事…….

Peeping Tom

從前有個美麗而善良的貴族太太,為了令丈夫答應減輕人民的賦稅的要求,甘願全身赤裸騎馬遊街,但條件是城鎮中每家每戶都得關上窗戶,不准偷看街上的風光。為了甘願犧牲的貴族太太,城鎮中人人都奉命行事。可是,偏偏有個不聽話的叫Tom,他竟在窗戶偷偷打開了一線縫,帶著興奮而內疚的心情隱密地獨個兒享受街上的滿溢的春光……

她跟他在一起很快樂,只有一件事總叫她感到不安:她甚麼也願意告訴他,可是倒過來當她問他的時候,在要緊的地方他卻總是左顧而言他,到最後他總是說:「有些東西不讓你看,不讓你知當然是自有原因」。雖然她一直說服自己對他要有信心,可是好奇心卻一直折磨着她。

「求之不得,輾轉反側」,沒辦法,她絕望地將他當成是冷知識輸入互聯網中搜尋,竟意外地發現這方式反而能有的沒的告訴她一些他從來沒說過的東西。日子有功,她漸漸發展出一套獨特的搜尋方法,只要搜尋的關鍵字輸入得當,互聯網便會為她打開一線偷窺的縫隙,搜尋結果會讓她知道他最近看上了那一款的手提電話、他正在拍賣網站中拍賣甚麼東西、他看過甚麼電影,甚至--他對AV的口味。她從此不能自拔,甚至將他傳來的電郵中出現過的地址,逐一在社交網站中搜尋,從而得知他身邊的人是怎樣的人,更有衝動想給他們一個friend request。

「有些東西不讓你看,不讓你知當然是自有原因」。

假如戰勝得了好奇心,那麼就能讓心中的謎團繼續停留在未知的國度裏,只要一天還未變成難以接受的事實,一切都還充滿著無限的可能,但要是不惜一切去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後果就是這樣嚴重--這天她在社交網站中,在「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檔案裏,「終於」找到他與太太的合照,而她也終於明白故事中那位Tom為何會落得瞎了眼睛的下場。

按:因這故事,英語中有稱呼偷窺者為”Peeping Tom”的說法,而故事中被人偷看的那位女士,大家也認識她,她的名字是Godiva,沒錯,就是她。看,品牌的商標就是裸身騎著馬的Lady Godiva

dsc00217

思念的距離

她喜歡月亮,喜歡她集多變與永恆於一身,喜歡她是地球人思念的腦電波的接收站。面對自己思念的人,她以為只要懷著澄明皎潔如月亮的心,對方一定會感受到這份心意,就像只要你在地球,抬起頭就能看到月亮一樣。

「現在是月亮與地球距離最近的一刻。現在你是否也正看著今晚這個特別大的月亮?」七時正,她立刻傳出短訊。

今晚是十二年一遇的日子,七時正的時候月球運行到離地球最近的地方,比月球離地球的平均距離近了2.69萬公里。他有沒有留意到今天晚上的月亮比平時大呢?今天的月亮離地球最近,人也會否也容易一點接收思念的腦電波?她將這訊息傳出之際,思緒也飄到月球那麼遠。

可能是他去了月球旅行的關係,到差不多第二天的下午,她才收到對方像是從外太空傳回來的訊息:「剛剛收到訊息,謝謝。」她以為自己是嘗試不斷發訊息到外太空與外星人作第三類接觸的地球人,經過漫長的嘗試,終於收到從遙遠而空寂的外太空傳回的冰冷回音。

後來,她知道月球圍繞地球公轉的軌道是橢圓形的,因此月球有時離地球近,有時離地球遠。她這才明白她思念的人,原來從一開始就只打算讓她在生活中按橢圓形的軌道圍繞著他運轉。即使有離得很近的時候,可是卻注定像十二年一遇的天文現象,短暫而難得。

月球離地球的平均距離是38.44萬公里,即使距離拉至最近,也只能拉近2.69萬公里的距離,換句話說,我們跟月亮還是相距35.75萬公里,我們所思念的還是跟我們相距很遠很遠。。。。。。

若有其事

前幾天提到一個在身邊發生的故事,周五再次上課,非常幸運地兩位主角都若無其事地繼續上課。

不知是我心理作用還是旁觀者清,兩人表面上雖若無其事,但在我看來卻若有其事。女同學進入課室的一刻,我又剛好清楚地看到她的面部表情,只見她看到坐在角落的電車男同學,臉上立刻閃過一絲尷尬的表情,視線隨即離開,然後若無其事地坐到她相熟的同學旁邊。我想全世界應該只有我一個人留意到那個一閃而過的表情吧?真的比甚麼電影鏡頭都要好看,那種快感應比偷窺到章子怡在沙灘與男友調情還要痛快。

接著來到戲肉--放學的那段路上。我和周SAN當然是「打雀咁眼」留意路面情況,我們在寒風中前進,首先在我們的右邊,我們見到女同學的男友已在路旁守候,相信女同學的應在我們身後不遠處。路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有二人從我身旁走過,你猜是誰?是電車男同學與他相熟的同學!上日文課以來第一次見到電車男同學與同學一同下課,而且第一次見到他昂首闊步走在女同學的前面,看著他灑脫的背影,想著他這晚終於不用在期待與失落之間踏上歸途,對於期待偶遇有「豐富經驗」的我,真不禁多事地為他鬆一口氣。

世事就是如此,有些事情無論如何努力,最後還是只落得個「似有還無、若無其事」的結局。但是,終究是勇敢爭取過,總算是對自己有個交代了。

後記:《若無其事》一文上載後,這幾天內已有幾人追問我故事發展,真是始料不及,果真是把「若無其事」變成「若有其事」了。

若無其事

故事總是若無其事在身邊發生。

他,是我日文班上的一位同學,一個瘦小而毫不起眼,狀似電車男。她,也是班上的同學,對她卻有點印象,只因她是個身材高佻,樣子標緻的俏女郎。自從心細的同學周san告訴我每次放學都見到這對男女在地鐵月台上「偶遇」,這事於我便慢慢變得若有其事。

經周san這麼一說後,每次下課走進地鐵站時,果真發覺那位電車男同學總是不遠不近地跟在那位女同學身後,一起下到月台,就剛好是「偶然」遇上的樣子。

純粹看外形,這二人一點也不登對,個人認為這電車男同學可說是「越級挑戰」。然而,很明顯有人卻繼續努力地讓事情若無其事地進展著。

終於,戲劇性的一幕於昨晚發生。昨晚下課後,走在路上,我一眼已看到女同學跟她相熟的同學我在前面不遠處走著,我偷偷察看四周,不見電車男同學的蹤影,便一邊走一邊煞有介事地小聲叫周san留意「路面情況」。說時遲那時快,走到路口,女同學跟同學分手,然後便閃出了一個男人,二話不說就挽起了女同學的手,還不忘在面上印一吻,很明顯是男朋友吧!

正當我想扭頭察看電車男同學是否在附近時,他就無聲無息從我身邊快步走過,我嚇一跳之餘,卻同時看到像電視劇的一幕--幽暗的街道上,街燈剛好映照電車男同學的臉龐,他正繃緊臉容目不轉睛地看著女同學與男友溫馨的一幕,雖然沒有誇張的面部表情,甚至可說是在強裝鎮定,但從他再加快腳步絕塵而去的姿態,我深深感受到這位電車男「真的受傷了」。

不知這一幕又是否女同學若無其事地安排給電車男同學見到的呢?若無其事發生的東西,若無其事地將答案告訴對方或者是最好的方法。如果電車男同學知情識趣,故事大概就這樣若無其事地落幕,我和周san這兩位若無其事的觀眾,以後就沒戲可看了。後事如何,將於周五放學後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