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的《那些年》

懷「舊」的《那些年》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以下簡稱《那》片),是一部改編自台灣網路作家九把刀的同名小說,並由其自己執導的自傳式電影。

影片在台灣大收接近四億新台幣,在香港也掀起了一片熱潮,在本港上映即成為歷來台片在港的開畫冠軍。

《那》片的成功,有人讚歎這是台灣電影本土路線的成功。 對於影片的成功被指為「台灣電影的本土路線的勝利」,導演九把刀表示:「雖然我拍的是台片,但我還真是沒說過支持台片這樣的話。」、「在支持台片的集體意識形態上,我也是一個門外漢」 ,可見《那》片中流露的所謂「本土意識」,未必是導演有意為之的結果。況且,台灣影片在香港一向非電影市場的主流,《那》片今次能在台港兩地引發一片熱潮,除了如評論者所言是「本土路線的勝利」,相信當中必定還有其他元素,吸引本土以外的香港觀眾入場。

《那》片的故事背景設定於1994年的彰化縣,取景的地點是九把刀的母校精誠中學。故事的主角柯景騰(柯騰)是一個成績差又調皮搗蛋的男生,他求學時與一眾好友都喜歡班裏最優秀的女生──沈佳宜,電影的主要就是講述這班調皮男生如何追逐着這個女孩渡過他們的青蔥歲月。

九把刀在小說中形容這是個「愛情九十九個公式中的第七十二種老掉牙」的故事。雖然電影亦有描述台灣社會這十多年來的一些變遷,但着墨更多的卻是這個時代大家成長的一些「集體回憶」。因此與其說《那》片是憑着本土意識吸引觀眾,倒不如說它以一種「懷舊」的手段成功包裝了一個「老掉牙」的愛情故事。

「懷舊」一詞,英語為 nostalgia,從希臘的字源看,“nostos” 是「回家」的意思, “algia”是痛苦的狀態,連結起來便是指渴望回家的痛苦。在後現代文化裏,這種思鄉的心理便變成「懷舊」,就是指「人對過去回憶浪漫化,基於事實卻又偏離現實」,可能與一些温暖的童年回憶、某種遊戲或者珍貴的私人物品聯繫在一起,而近年日漸受到關注的「集體回憶」,正是一種懷舊的行為。美國學者詹明信(Fredrick Jameson)指出在拼貼流行的後現代文化中,昔日的再現讓「懷舊」成為了一種文化風格,而流行文化便經常撩撥這種「懷舊」的情緒,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出現對過去年代的回憶。

片名「那些年」三字開宗明義便已道明影片懷舊的意圖,明確表示故事是站在現實的「這」刻,回望已逝去的「那些」往事。然而,現實的「這」與逝去的「那」之間相隔卻不是真的很遠,故事的時空不過是1994至2005年之間發生的事,它所懷的「舊」只是八十後、九十後觀眾成長的時代。全片藉着大量堆砌與現今相去不遠的九十年代以至千禧年代的流行文化,試圖「再現」年輕觀眾對於那個年代的集體回憶。

影片一開始,男主角甫出場的獨白便以流行文化為時間的座標:「這是張學友的吻別大碟在台大賣一百萬張的1994年」;男主角的「女神」是八、九十年代在台港紅極一時的女星王祖賢;男主角與友人之間的共同話題是日本漫畫《灌籃高手》(港譯《男兒當入樽》);失戀後男主角是在當年極受歡迎的AV女星飯島愛、小澤圓的色情片中找到慰藉;甚至近至千禧年代才出道的流行歌手周杰倫,在此片中竟也成了「被懷舊」的對象,其歌曲或被以戲謔的形式拼貼於故事情節中,或直接成為主角描述各人大學畢業各奔前程部分的電影配樂,作為召喚觀眾對於「那些年」回憶的手段。這些台灣、香港及日本的流行文化,正正是兩地八九十後觀眾成長歷程的集體回憶。

導演正是通過在片中拼貼大量九十至千禧年代的流行文化,再現當時的氛圍,讓觀眾易於投入「青春」的集體回憶之中。事實上,為了引發觀眾聯想青春到底是甚麼一回事,導演在片名、鏡頭以至人物設定等方面,都不遺餘力地用盡各種象徵青春的「符號」,讓觀眾更容易走進「成長」這段懷舊的歷程中。影片的介紹便說:「青春是一場大雨。即使感冒了,還盼望回頭再淋它一次。」;而對於影片的主角來說,他們的「青春」就是那位「一起追過的女孩」;此片的英文片名是”You are the apple in my eye”,影片一開始,第一個鏡頭便是這個像青春般鮮嫩清脆卻充滿誘惑的水果;導演甚至還不厭其煩露骨地安排一個經常處於勃起狀態的人物「勃起」,來提醒觀眾全片無所不在的「青春」氛圍。

如此,便能解釋此片為甚麼能感召不同年齡階段的觀眾,形成一股熱潮。告別了青春的七十後、八十後觀眾有衝動入場,可能因為穿插片中的各式流行文化,正是他們懷緬的成長回憶;正值青春時期的九十後的觀眾結伴觀看,可能是因為片中惹笑的校園趣事,以至面對公開考試的壓力的描述,都是他們當下的寫照。由此可見不同年齡的年輕觀眾,都能通過消費本片將自己的成長歷程投射於其中。

懷舊是出於現今沒有懷緬的對象,才迫於無奈將情感寄託於過去的時空。在後現代社會大眾普遍喪失歷史感的情況下,人們喪失連繫個人與社會的歷史感,最容易將同時代的人連繫在一起的,便只有大家成長的一些共同回憶了。九把刀不諱言拍攝這部影片,是在「打造一台酷炫的時光機,帶着我回到十七歲那年的青春盛夏」,「建構出很温馨的共同記憶」 。當成長歲月結束,大家走進社會後現實是生活營營役役,與年少時所想像的有好一段距離時,那些笑中有淚的成長回憶便越發顯得是人生中的「滿意時光」了,這或許正是《那》片讓觀眾產生巨大共鳴的原因。

九把刀說過:「回首漫漫青春,我們會發現,終究一路走來我們不是通過獲得了很多、學到了很多,最終才變成大家眼中的大人模樣。相反的,我們是失去了很多、遺憾了很多、大叫『混帳啊!』了很多次,於是才慢慢變成的我們現在的樣子。咀嚼着無法完成的幼稚夢想,摸着越來越大的小肚子…….這就叫成長。」

導演對成長的看法,正好與他於片中「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是徒勞無功的啊!」的論調遙相呼應,亦解釋了他為何以「平行時空」的想像,將回憶加以浪漫化,來慰藉與人生重要時刻失諸交臂的遺憾,而以懷舊手段再現這種青春回憶便成為了延長人生「滿意時光」的方法了。不過,本片結尾那個像小飛俠般不願意長大的男生,像進行儀式一般跟自己的青春瀟灑告別,這總算是跳出過往青春片沉溺回憶的巢臼,而本片勵志積極的地方或許正在於此。

Recent Posts

瑪利亞觀音

參觀藝術館,方知日本16世紀時曾出現過一種叫「瑪利亞觀音」的造像。

瑪利亞是瑪利亞,觀音是觀音,兩者風馬牛不相及,何以變為一物?蓋因當時的執政者頒佈禁令,迫令天主教徒放棄其信仰,這些信徒表面放棄天主教改信佛教,實質暗道陳倉將佛教中的觀世音菩薩像當作天主教中的聖母瑪利亞進行禮拜,於是這種有趣的「瑪利亞觀音像」便應運而生。

到底是觀音抱著聖嬰還是聖母瑪利亞送子?個人認為這種造像是對這二元對立世界最幽默的諷刺。

難怪尼采說:There is no facts, only interpretations.

所以別再問到底它是瑪利亞還是觀音,只需知道過去曾有人用這麼一個沉默復幽默的方式去抗衡統治者那些所謂「一錘定音」的interpretation。

  1. 真心膠 Leave a reply
  2. 綿袷紗裘惟其時 Leave a reply
  3. 一塵一劫 Leave a reply
  4. 過盡千帆皆不是 Leave a reply
  5. 雨聲潺潺 Leave a reply
  6. 平安順意 Leave a reply
  7. 夢中醒來--以藏品角度回看《醒來的話》 Leave a reply
  8. 落錯車 Leave a reply
  9. 皇后的自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