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ic Issues in Intercultural Studies I

談《那些年》中的性別政治

引言

觀看的能力,以及如何觀看,都是權力的運作和展現。1 電影一如其他文化產品,作者在產製的過程中衍生意圖,而觀眾在觀影的過程中也會衍生想像與認同。例如電影能通過男女角的外顯特徵以及雙方的互動關係,巧妙地建構男女的性別身分。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以下簡稱《那》片)是一部改編自台灣網路作家九把刀的同名小說,並由他執導的「自傳式」電影。《那》片以導演個人成長經歷為藍本,故事背景設定於1994年的彰化縣,取景的地點是正是九把刀的母校精誠中學。故事的主角柯景騰(九把刀原名)是一個成績差又調皮搗蛋的男生,他求學時與一眾好友都喜歡班裏最優秀的女生──沈佳宜,電影的主線就是講述這班調皮男生如何追逐着這個女孩渡過他們的青蔥歲月。

下文將以這齣近日票房大熱2 的台灣電影為文化文本(cultural text),探討導演在敍述個人成長往事時,如何將個人的「凝視」投射於片中的女角沈佳宜身上,以及如何再現兩性關係,以達到「再想像」這段昔日青蔥歲月回憶的目的。

「每個男孩心目中,都有一個沈佳宜」

約翰.伯格(John Berger)在《觀看的方式》中指出,女性的角色在於展覽/調整她的身體,使自己看來更「女性化」,而「女性化」決定了女性在社會上的存在意義,並指出文化產物不但「反映」了男尊女卑社會製造的固有性別定型,文化製作與觀賞的過程更不斷強化、鞏固、重新綵排這些既有的角色。3  創作者及觀眾觀影時的視角,也是以這種方式運作。

本片的女主角沈佳宜,明顯是在導演的「凝視」下,被「強化、鞏固」社會固有性別定型的一個角色。「所謂的『凝視』,並非普通的觀看(look)或看見(see),它是一種有力量的,而且也是一種積極的監視(surveillance),監視乃是權力運作的基本方式。」4 在沈佳宜身上,我們可找到不少男性對「理想女性」的想像。

在外形上,沈佳宜是一位清新甜美的校園美少女,片中通過大量特寫鏡頭、細緻的打光捕捉其一顰一笑。在行為上,沈亦符合社會對女性要求,她是班上的高材生,用功讀書,服從權威,訓導老師便指派她這位「模範生」坐到行為有問題的柯騰後面去監督他。然而,綜觀全片,導演對於沈佳宜這個角色的塑造,最終亦只停留於「功課優秀、長相出眾」的層次之上,除此之外,並無其他更深入的描述。影片其中一幕,描述柯、沈二人上大學後放寒假時第一次約會,對於柯騰的告白,沈的反應是幽幽說道:「我怕你喜歡的那個我,並不是真正的我」、「我總覺得你把我想得太好了,我根本沒有你形容的那麼好,也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好,你喜歡我,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這些對白某程度上反映在二人的相處中,柯騰只是一廂情願從個人的角度去想像沈佳宜,亦從側面反映了導演如何從建構沈佳宜的形象。由此可見,電影中的沈佳宜說穿了不過是投射導演個人的幻想,被「理想化」、「概念化」、「客體化」的一個角色,作為指涉青春或成長回憶的「符號」。

「男性凝視」(male gaze)這種觀看形式,正是男性展現權力的一種方式。穆爾維(Laura Mulvey)在1975年所刊出的《視覺快感與敍事電影》(Visual Pleasure and Narrative Cinema)一文中,借助佛洛伊德和拉康的心理分析理論來審視典型的荷里活電影,她認為「在一個由性失衡安排的世界裏,觀看的快感分為主動的/男性的和被動的/女性的,發揮決定性作用的男性目光把他的幻想投射到按此風格化了的女性形體上」 。5

在電影中演出沈佳宜這角色的女星陳妍希,因為這齣戲一炮而紅,更被傳媒封為「新宅男女神」,不少男生都認為電影中沈的形象令他們聯想起自己學生時代的初戀情人,這或多或少證明男性觀眾如何在消費這個角色的過程中產生滿足或獲得快感。

張揚的雄性「性衝動」

如果說沈佳宜在影片中是一個可供男性想像和消費的「客體」,那麼,影片中的男角便是盡情宣洩男性慾望的「主體」了。

「性」的覺醒是青春期男女共同的成長經歷,在《那》片中呈現「性」這個主題的責任,全落在片中的男角色身上:全裸在家裏晃盪、公然在課室打手槍的男主角柯景騰;經常處於勃起狀態、綽號「勃起」的許博淳;大學宿舍中那班以看色情片打手槍度日的男生。對於「性」的態度,是以一種戲謔、胡鬧的形式呈現,如那一聲聲不斷地被大聲背誦的「Fuck」、那些不時穿插於片中作為串場、以誇張的形式模仿色情片情節或是「勃起」父子相擁時的滑稽場面等。

總括而言,片中呈現的可說是以一種幾近赤裸、毫無束縛、漫畫式誇張化的男性衝動。對於「性」的呈現,純然從男性的角度出發,不是男性幻想中的情欲宣洩(如看色情片、打手槍),便是男孩之間流於戲謔胡鬧的笑料,視角也只限於主流異性戀男性的刻板想像(如描述大學男生宿舍浴室中流傳的「四腳獸」傳說)。因此難怪有影評認為「全片只有張揚的雄性『性衝動』,卻沒有經歷窘惑不安、掙扎衝突的『性啟蒙』,亦欠缺對來自不同性別的視角對照」。6

性別政治與創作意圖

前文討論了本片如何從男性的角度出發,呈現個人的成長往事。事實上,電影中男女主角關係,從始至終都發展於消弭二人的差異和距離,而這亦巧妙地建立了男女的性別身分。

故事一開始,作為反叛學生的柯景騰對於優等生沈佳宜的態度是不以為然,認為她的成熟是「假正經」,覺得彼此有着「好學生與壞學生之間」無法逾越的距離。改變的契機發生於一次上課,沈佳宜竟然忘了帶課本,在危急之際,柯騰將自己的課本借了給沈幫她解圍,這令沈逐漸對柯改觀。二人關係開始建立於消弭這種「好與壞」、「強與弱」的性別論述的差異。沈佳宜因為「不喜歡比自己笨的男生」,開始為柯製作「愛心考卷」,企圖提升他的成績;而柯想證明「自己也可以很強」、「和女孩一樣聰明」,亦逐漸激發出鬥志,「努力用功讀書,竟然變成一件非常熱血的事」。最後,柯騰還是選擇了證明男性力量的方法,舉辦「無差別格鬥大賽」,企圖在沈佳宜面前「展現自己最強的一面」,二人之間的矛盾在此時也達到了高潮。二人為此大吵一架,最終分道揚鑣。二人這些舉動,說穿了就是努力迎合社會既有的「男強女弱」的性別詮釋,亦恰好印證穆爾維電影中的「凝視」是建立在性別差異的文化定義的看法。

「成長,最殘酷的部分就是,女孩永遠比同年齡的男孩成熟;女孩的成熟,沒一個男孩招架得住。」柯騰以此來總結自己跟沈佳宜的分手原因,同時亦將二人始終無法消弭的距離歸結成長中「幼稚」與「成熟」的性別差異。這種二元論述無異於本質主義者(essentialist)相信男女之間與生俱來的特質上差別。

描述成長的掙扎本來就是青春片的永恆主題,而柯騰面對成長帶來的改變,他的處理方法就是「拒絕成長」,而堅持「幼稚」的成長代價就是錯失了心愛的女孩。因此,與其說二人分道揚鑣的原因是成長中的性別差異所導致的距離,倒不如說這是柯騰面對成長的態度所導致的結果,不過一切都在導演的男性化視覺下被簡單歸結為成長中兩性差異所帶來的無法逾越的距離。如此看來,片末沈佳宜在婚禮上對柯騰說:「你要一路幼稚下去」,然後彼此釋懷相視而笑一幕,可說是直指導演的心結,亦可視為導演對這段青春憾事的一種自我開解的方式,而這或許正是本片所有「再現」背後真正的創作意圖。

結語

本片雖被宣傳為敍述個人成長往事的「自傳式」電影,但從本文分析可見導演如何通過沈佳宜這個投射了男性慾望的女性形象,指涉自己的青春回憶,以延伸自我想像(片中「平行時空」的構想便是例子),從而慰藉與人生重要時刻失諸交臂的遺憾。因此,難怪不少評論認為《那》片是一齣描述男性情誼的「男孩電影」,而探討男女性觀眾在觀影過程中衍生的想像和認同,相信是另一值得探討的問題。

 
 
註釋:
1. 見黃海榮:〈「男性凝視」與色情〉,文化研究@嶺南第六期,2007年7月。
2. 影片在台灣大收接近四億新台幣,在香港上映後也掀起了一片熱潮,不但成為歷來
    台片在港的  開畫冠軍,更有望成為2011年香港最賣座的華語片。
3. 頁56-58,約翰.伯格著,吳莉君譯:《觀看的方式》,台北:麥田出版,
    2005。
4. 見黃海榮:〈「男性凝視」與色情〉,文化研究@嶺南第六期,2007年7月。
5.  見勞拉.穆爾維(Laura Mulvey)著,金虎譯:〈視覺快感與敍事電影〉,轉引自
     文化研究網  (http://www.culstudies.com)。
6. 見浮影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清淺浮泛的青春倒影〉,
(http://blog.roodo.com/hostsonaten/archives/16441419.html)。
 
 

參考資料:
1. 游靜:《性/別光影:香港電影中的性與性別文化研究》,香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2005年。
2. 約翰.伯格著,吳莉君譯:《觀看的方式》,台北:麥田出版,2005。
3. 黃海榮:〈「男性凝視」與色情〉,文化研究@嶺南第六期,2007年7月。
4. 勞拉.穆爾維(Laura Mulvey)著,金虎譯:〈視覺快感與敍事電影〉,轉引自文化研究網 (http://www.culstudies.com)。
5. 浮影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清淺浮泛的青春倒影〉,
(http://blog.roodo.com/hostsonaten/archives/16441419.html)
6. 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台北:春天出版,2011。
7. Chris Barker: “Cultural Studies─Theory and Practice”, Britian:by The Alden Press, Oxford.
8. 朱耀偉、陳英凱、朱振威著:《文化研究60詞》,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12。

 

Recent Posts

瑪利亞觀音

參觀藝術館,方知日本16世紀時曾出現過一種叫「瑪利亞觀音」的造像。

瑪利亞是瑪利亞,觀音是觀音,兩者風馬牛不相及,何以變為一物?蓋因當時的執政者頒佈禁令,迫令天主教徒放棄其信仰,這些信徒表面放棄天主教改信佛教,實質暗道陳倉將佛教中的觀世音菩薩像當作天主教中的聖母瑪利亞進行禮拜,於是這種有趣的「瑪利亞觀音像」便應運而生。

到底是觀音抱著聖嬰還是聖母瑪利亞送子?個人認為這種造像是對這二元對立世界最幽默的諷刺。

難怪尼采說:There is no facts, only interpretations.

所以別再問到底它是瑪利亞還是觀音,只需知道過去曾有人用這麼一個沉默復幽默的方式去抗衡統治者那些所謂「一錘定音」的interpretation。

  1. 真心膠 Leave a reply
  2. 綿袷紗裘惟其時 Leave a reply
  3. 一塵一劫 Leave a reply
  4. 過盡千帆皆不是 Leave a reply
  5. 雨聲潺潺 Leave a reply
  6. 平安順意 Leave a reply
  7. 夢中醒來--以藏品角度回看《醒來的話》 Leave a reply
  8. 落錯車 Leave a reply
  9. 皇后的自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