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 Dressing in HK Cinema

論張栢芝於《我家有一隻河東獅》的「柳月娥」形象

導言

張栢芝是香港影壇新生代女演員的代表之一,出道初期以清純甜美的形象迅速竄紅,更於2004年先後憑《大隻佬》(2003)及《忘不了》(2003)兩部電影橫掃香港各大電影頒獎禮女主角獎項。不過,走紅以後她的私生活卻飽受爭議,是香港娛樂界的「新聞女王」。在這段期間,張的形象和戲路都產生了很大的變化。

本文將以美國酷兒論者朱迪思.哈爾伯斯坦(Judith Halberstam)的「女性的男性特質」(female masculinity)理論,分析張栢芝在二千年代初期的電影《我家有一隻河東獅》(2002)中柳月娥的角色。選擇這電影作為文本的原因有二:首先,從角色的性別形態而言,這齣電影對張栢芝的戲路有承先啟後的意義,可以看到張如何從初出道的「純情少女」轉型至「強悍女子」的形象。其次,電影中張栢芝所飾演的柳月娥,是性格強悍且散發出「女性的男性特質」(female masculinity)的角色,對於性別身份有一定程度的顛覆。本文將探討張在電影中的角色所展現的「女性的男性特質」(female masculinity),並嘗試評價角色對於挑戰男權建制下性別構成的顛覆意義。

從純情少女到強悍女子

1998年,十八歲的張栢芝從澳洲高中畢業回港在經理人安排下,接拍了陽光檸檬茶廣告,這個廣告播出後,各大小雜誌、廣告商及電影公司都驚為天人,迅即竄紅。及後,她被周星馳鐵定為賀歲片《喜劇之王》(1999)的女主角,之後她又接拍了馬楚成執導的愛情文藝片《星願》(1999),都獲得不俗的票房成績,奠定了她在影壇的地位。在這些初出道時期的作品中,張栢芝都以「清純少女」的形象出現,在《喜劇之王》中她扮演不失單純個性的舞女柳飄飄;在《星願》中她則塑造了清純柔美的護士虞秋男,因此被譽為新一代「玉女掌門人」,更被稱為「小林青霞」,被影評人視為影壇下一個張曼玉。

林奕華曾在一篇討論張栢芝的文章之中,論及「少女」這個形象的特點:「少女」是「通過投射所得的一種理想女性形象」,而其中一項條件是「她只可以讓人在她身上看見欲望」,而她本人卻最好是不能有「肉慾」或「身體」。[1]但是,張栢芝從「少女」過渡至「女人」的階段中,卻以其劇烈改變的體形、出現在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各式紋身以及無日無之的戀情緋聞,不斷挑戰公眾對「少女偶像」的容忍極限。對於張的形象改變,林奕華認為這是「擅長製造道德公審」的香港傳媒,「漸漸將她逼進『問題少女』的牆角裏」。[2]這裏並不打算深入討論傳媒如何以自己的道德標準公審藝人以致扼殺藝人的發展空間,不過肯定的是圍繞着張栢芝的是是非非一直伴隨着她演藝生涯的發展,而她戲裏的形象亦隨着她戲外被傳媒描繪成「問題少女」而產生變化。

《我家有一隻河東獅》(2002)正是她與謝霆鋒及王菲的三角戀緋聞甚囂塵上時期接拍的電影,戲外她由初出道傳媒及公眾的眼中的「純情少女」變成介入他人戀情的「問題少女」,而在戲內她亦由男性理想投射的「純情少女」演化為威脅男性地位的「強悍女子」。

另類性別型態──女性的男性特質

美國酷兒論者朱迪思.哈爾伯斯坦(Judith Halberstam)在論及「女性的男性特質」(female masculinity)時指出,長久以來,「男性特質」只圈屬於傳統生物及醫學上界定為(直)男人的專利,在女性身上如存在這種特性,則被視為一種偏差的存在,必須極力消除或予以糾正,或是採取社會及文化制約的方法加以懲治。這種做法,目的是保障男性權利/權力的優勢,同時進一步鞏固男女性別二元分工的模式。因為當女性僭越出社會規範的溫柔、和順的既定形象,落入具有侵略意識的雄性表現而變得剛強、獨立時,便會對社會及性別秩序構成顛覆和威脅。[3] 而所謂的「女性的男性特質」,正是哈爾伯斯坦用以提醒社會反思「男性特質」被視為男性專利的主流意識形態下另類性別形態的存在的可能性。

張栢芝在《我家有一隻河東獅》飾演的柳月娥,雖然角色本身沒有易服隱藏性別,但是卻展現出「女性的男性特質」的性別形態,是威脅到男性主體存在的「男性化的女人」(masculine woman)。

「潑婦」形象之轉化

《我家有一隻河東獅》改編自宋代民間故事「河東獅吼」,[4]講述宋代文人陳季常及其妻子柳月娥的愛情故事。柳月娥年輕貌美,武藝高強,自小家中受寵,性情暴躁剛烈,多次相親屢遭失敗。偶然的機會她邂逅了風流才子陳季常,誤打誤撞下意外地與常結為了夫妻。

編導改編這個人們耳熟能詳的故事時,只選取典故當中的人物和時代背景,卻以後現代的拼貼手法於服裝、對白、情節處加入不少現代的元素,例如陳季常的家居造型竟然是七分褲加人字拖鞋;戲中宋代文豪蘇東坡會化身成「偶像派歌手」大搞有如演唱會的「詩詞吟唱會」,而台下的觀眾則是十足的現代追星族的瘋狂模樣。

至於柳月娥這個人物,因「河東獅吼」的典故,早已為中國傳統文化中「凶悍」、「潑辣」女子的典型,同樣經過編導漫畫化的誇張手法處理,加入現代女性「渴求婚姻但又對男性諸多挑剔」的特質,將其強悍、執着、任性而不講道理的性格特質放大,加上這齣影片的武打元素,電影中的柳月娥,遂成為一個武功高強、充滿男性力量、甚至會對看不過眼的男人大打出手的「男性化女人」。

其實,柳月娥這個強勢的女性角色的誕生,與當時的電影市場的需求和社會氛圍不無關係。在電影市場方面,由於韓國片《我的野蠻女友》(2002)的成功,令市場對「女強男弱」角色設定的愛情電影趨之若騖;在社會氛圍方面,九七回歸後政治氣候改變帶來的種種不安和躁動,加上金融風暴帶來的經濟下滑,港人慢慢失去九七前的優越感,社會的無力感亦越來越強。這種社會氣氛反映於電影之中,便是回歸前後時期瀰漫於社會的不確定性,漸漸「被一種走不出去、坐困圍城的意識逐漸取代」。這種「圍城意識」展現於電影之中,最明顯的現象就是「無能男」的角色數量大為增加。面對當時坐困圍城的窘境,代表主體性的男性角色不是在情節上直接以「性無能」展現,便是以欠缺積極和承擔的姿態出現。在男方不濟的姿態下,女性角色也不得不自強起來。[5]根據朗天所述,「圍城意識」下電影中男女角色有以下特徵:「走不出去的男人,以『武功被廢』,雄風不振為象徵;走不出去的女人,被逼婦奪夫權,不是變得封閉,便亂發脾氣」。[6]為了配合市場需要,加上「女強男弱」的性別形態暗合當時的社會氛圍,柳月娥這個顛覆固有性別形態的角色便應運而生。

男性化女人:柳月娥的性別形態

回顧張栢芝出道以來的電影作品,[7]她在《鍾無艷》(2001)中其實已開始作顛覆性別形態的性別易裝嘗試,扮演性別可男可女的狐狸精夏迎春,但大體來說夏迎春的角色仍是較偏向女性形態。直至《我家有一隻河東獅》的柳月娥,在電影中這個角色雖有男裝的造型,但劇情上卻沒有性別易裝的元素;柳月娥甚至有着能讓陳季常一見鍾情愛上的美貌,但她卻比電影中任何一個男性角色雄糾糾,是一個十分男性形態的角色。以下將抽取全片的重要情節,分析柳月娥在電影中展現的性別形態及其與情節推展之關係。

柳月娥的言行舉止,可說是與社會對女性溫柔、和順的要求完全背道而馳,在她身上所展示的是一種非常具有侵略意識的雄性表現──性格衝動,說話粗聲粗氣,一言不合即大打出手,以武力解決問題。

電影開場「相親」一幕,便充份展示了柳月娥的「女性的男性特質。這幕講述娥跟着哥哥去相親,相親的對象也是武林中人。雖說是相親,但整場戲的氣氛劍拔弩張,更像黑社會「講數」。事實上,這場戲的張力所在,正是這個彪形大漢的相親者所代表的主流「男性的男性特質」與柳月娥所代表的偏差的「女性的男性特質」之間的對峙。面對如此惡形惡相的相親者,柳月娥毫不畏懼,更譏笑對方帶着大班人馬來相親是沒有主見、缺乏男子氣概的表現;反之,相親者又對其「眼睥睥、嘴妙妙」、有違典型女性溫柔和順的特質反唇相譏。柳最後亦以男性武鬥比拼力量的方式,去教訓侮辱她的相親者,過程中粗暴的程度和力量之強大,如隨手拔起街上巨大的木柱橫掃敵人,連男人也無法將她制服。娥的兄長(黃偉文飾演)在其處於下風時故意不出手相救,認為柳「生性衝動,唔見棺材唔流眼淚」,希望相親者可能是「食得住」其妹的男人,其背後的邏輯亦是出於維護男權社會性別秩序,認為張的強悍性格(女性的男性特質)必須予以糾正和消除。但是電影有趣的地方,卻不是找來一個「食得住」柳月娥的男人,以更強大的雄性力量壓服她,而是以一個前文提及的「無能男」類型的角色──懦弱、優柔寡斷的書生陳季常(古天樂飾演)去配對強悍的柳月娥。

柳月娥的「女性的男性特質」,使她不甘心成為男性的附屬品,從她嫁入陳家以後,接納家中下人稱呼她「女主人」,以示與「男主人」平起平坐,便充分反映她這種心態。而她的「女性的男性特質」展現於夫妻關係上,便是男女權力逆轉,作為妻子的對於丈夫百般控制,要求丈夫的絕對服從。例如她暴力對待所有接近陳季常的女性(電影中柳月娥會一手執住這些女人的頭髮將她像垃圾般丟到老遠);不准丈夫隨便外出並監察他的行蹤。柳月娥這些具有「侵略意識的雄性表現」,在在威脅到男權社會中男性的地位,這種矛盾也隨着她婚後對丈夫的種種控制被激化和暴露出來。

前文提到「女性的男性特質」會被社會及文化制約的方法加以懲治,在電影中這個責任則落於陳季常身邊那一幫以蘇東坡(許紹雄飾演)為首的風流損友身上,他們代表男權社會中藉着貶低女性來鞏固男性主導地位的既得利益者。電影其中一幕講述陳季常與蘇東坡等男性聚會,柳月娥伴隨在側,蘇東坡認為作為女人這是不識趣的行為,於是出言揶揄柳月娥:「男人聊天,沒女人的事,回家煮飯吧!」;為了讓陳季常明白何謂「男性的尊嚴」,蘇東坡更即場命令自己的九姨太在一炷香時間內從家裏趕去酒家,然後又命她回家,以這種對女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態度向陳季常示範何謂男性的絕對權威,並要他命令柳月娥回家。對於命令不了妻子回家的陳季常,蘇東坡的反應是:「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一點尊嚴也沒有。在眾多朋友面前,連一個女人也趕不走,你真是廢物!我們鄙視你!」

這段話間接說明了哈爾伯斯坦理論中,指在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組織下,「男性特質」(masculinity)必然與權力、正統及特權等概念有關。[8]因此,作為男人如果無法在女性面前表現「男子氣概」,即表示他失去了在社會的中特權地位,會淪為「廢物」,會被「鄙視」。對於強悍柳月娥無計可施的陳季常,最後並不是主動以自己的「男性尊嚴」迫令娥離開,而是裝作被朋友鄙視,被動地希望娥為他的「男性尊嚴」着想而離開,這一幕正好反映出柳月娥身上「女性的男性特質」與男權社會正統的「男性特質」的尖銳矛盾,也可見到社會文化如何對這種偏差加以制約。

電影的劇戲衝突,亦是隨着這種矛盾不斷深化而帶入戲劇高潮。正當陳季常與柳月娥的感情日漸深厚之際,陳季常卻在她代兄押鏢間期,與假扮「兔仙」的郡主(范冰冰飾演)糊裡糊塗地發生了一夜情。郡主扮作溫柔多情的兔精引誘陳季常,表面上似乎是以一種與柳月娥對比的女性形象出現,尤其是她與柳月娥同場出現時候,娥是易服作男裝打扮,更加強了對比。可是當她事後帶着四名大內高手來找陳季常的時候,便充分展示她真正代表的其實是古代社會組織中男性權力的極致──皇帝。當大內高手一字排開,阻隔住柳月娥和夫君的時候,她仍舊發揮強悍本色,與大內高手對抗,以悍衛夫君。可是,無論她如何反抗,依舊無法突破大內高手無情展開的銅牆鐵壁。這一幕的寓意明顯不過──柳月娥即使再強悍,但與皇帝代表的終極男性權力比起來,還是力量懸殊(大內高手能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自身,一手輕易將她丟出屋外),不論她力量如何強大,最終得屈服於皇帝的權力(及其代表的社會和性別秩序)之下。

電影的高潮也是沿着這個衝突繼續推展。在皇宮大殿上皇帝要求她答應讓陳季常納郡主為妾,柳月娥不肯屈服,更與皇帝在大殿上展開了一段男女地位的辯論:「為何一個女人可以對男人從一而終,男人卻可以三妻四妾,不能與女人長相廝守?」電影通過象徵男性權力極致皇帝之口,直接道出他所代表的制度之規則:「男尊女卑,乃天然定律,不得違背」。電影還很劇戲化地以天地變色,狂風大作來映襯被冒犯的皇帝大怒時的氣氛,而柳月娥亦不甘示弱,發怒時同樣地動山搖,聞者掩耳。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幕柳月娥是以男裝的扮相出現,這樣安排更突出柳月娥的「男性的女性特質」對既有的社會及性別的顛覆意義,而「河東獅吼」的文本意涵,亦由原本譏諷凶悍善妒的妻子,提升為歌頌敢於挑選男權制度的女性。

雖然張栢芝沙啞的沙啞聲線和當時比較瘦削的身形,使她的男裝扮相更具說服力,但是總體來說,在電影中柳月娥的「女性的男性特質」並不是體現於其外貌和造型上。根據資料顯示,當時導演對張栢芝的造型花了不少心思,其中兩套新娘服更是電影公司花上四萬元人民幣請上海師傅為張柏芝量度身打造的,[9]可見在外型上導演仍然是着力包裝張栢芝的女性型態。反而柳月娥這個角色的突出之處,正是其女性型態的外貌與其充滿陽剛之氣的言行舉止之間的極大反差,而全片情節推展也是圍繞着柳月娥的「女性的男性特質」與社會的性別秩序之間矛盾展開的。

權力逆位與二元對立

哈爾伯斯坦認為雖然異性戀中的「女性的男性特質」對性別秩序有其顛覆作用,但在思考性別變化模式的時候,不應將「女性的男性特質」視為「女性的女性特質」的反面,或是將「女性的男性特質」視為一種女性版本的「男性特質」,以免落入牽涉權力關係的二元論述框架之中。[10]湯禎兆在論及二千年代初像《我家有一隻河東獅》這類影片中男女權力逆位的現象時,亦指出「男女權力的逆位,固然並不代表任何女權意識上揚或是解放之路。」[11]

如果以這個角度審視柳月娥的角色,便會發現這個角色具有顛覆意義之餘,某些地方仍帶有哈爾伯斯坦指出的,將「女性的男性特質」落入了二元論述窠臼的問題。「女弱男強」說穿了其實仍是來自主流「男強女弱」意識形態,只是純粹在形態上將男女的位置逆轉,但當中的思考模式仍是跳不出男女性別二元分工的框架。

例如在《我家有隻河東獅》中,片末的比武招親,手無縛雞之力的陳季常倒在台上,沒有擊倒任何人卻仍抱得美人歸,可見「無能」也可以是一種力量,「無能男」再無能最終也以其無能找到出路。可見男女角色易位,並不一定代表地位的改變,而只是湯禎兆文章中所言是一種「有能無能之轉化基調」,「或許銀幕上出現的仍是無能男人,但骨子裡的強弱轉化則要看清楚其中吸取了多少柔性力量在其中了」。[12]

而且,應該深入思考,柳月娥在皇宮大殿上真正捍衛的到底是甚麼呢?如果拿回戲中段她對陳季常那段數白欖式的對白比對,便可發現即使是「河東獅」也有「小女人」依靠丈夫保護的渴望:

 從現在開始,你只許疼我一個人,要寵我,不能騙我。

答應我的每件事情都要做到;對我講的每一句話都要真心。

不許欺負我、罵我,要相信我。

別人欺負我,你要在第一時間出來幫我。

我開心,你就要陪着我開心;我不開心呢,你就要哄我開心。

永遠要覺得我是最漂亮的,夢裏面也要見到我,在你的心裏面只有我。

因此,在文本之中,柳月娥在皇宮大殿之上拒絕讓陳季常納妾,她要捍衛或許不是女性的地位,而是一份不容與他人分享的丈夫的愛。如此看來,柳月娥的「女性的男性特質」,用哈爾伯斯坦的說法,其實是落入了二元論述的思考模式中。

結語

以的哈爾伯斯坦「女性的男性特質」理論去剖析《我家有一隻河東獅》中的,便會發現柳月娥這個帶有「女性的男性特質」的角色,雖然對於以男性中心的社會和性別秩序構成威脅,但是與此同時柳月娥以女性形態在一個異性戀的故事文本中展示的「女性的男性特質」,加上這種特質亦落入了性別二元論述的思考模式,這些都減弱了哈爾伯斯坦理論中企圖以「女性的男性特質」作為拒絕性別定型、抗衡社會規範與文化約定俗成的武器的意義,因此削弱了這個角色對於男權社會秩序的顛覆作用。


[1] 林奕華〈真少女〉,《2003香港電影回顧》,香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2004年6月初版,頁58。

[2] 見註1,頁59。

[3] Judith Halberstam, “ An Introduction to Female Masculinity: Masculinity Without Men. “ Female Masculinity, Durham and London, 1998, pp1-5.理論的中文翻譯,參考洛楓〈從玉女到Tomboy──論蕭芳芳的「林亞珍」形象〉,羅貴祥、文潔華編:《雜嘜時代 文化身份、性別、日常生活實踐與香港電影1970s》,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5,頁78-79。

[4]典出宋˙蘇軾˙寄吳德仁兼簡陳季常詩:「忽聞河東獅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宋代陳慥之妻柳氏凶悍善妒,常使其夫懼怕。現在多用「河東獅吼」一語,以譏嘲妻子凶悍,使丈夫畏懼,或用以比喻太太凶悍發威。

[5] 有關論述見朗天〈新香港電影 新的主體性〉,見「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網站」:http://www.filmcritics.org.hk/%E9%9B%BB%E5%BD%B1%E8%A9%95%E8%AB%96/%E6%9C%83%E5%93%A1%E5%BD%B1%E8%A9%95/%E6%96%B0%E9%A6%99%E6%B8%AF%E9%9B%BB%E5%BD%B1-%E6%96%B0%E7%9A%84%E4%B8%BB%E9%AB%94%E6%80%A7

[6] 同上。

[7] 張栢芝歷年演出的主要作品,參考維基百科網站「張栢芝」條目的「作品」部分:

http://zh.wikipedia.org/zh-hk/%E5%BC%B5%E6%A0%A2%E8%8A%9D

[8] Judith Halberstam, “ An Introduction to Female Masculinity: Masculinity Without Men. “ Female Masculinity, Durham and London, 1998, pp5.

[9] 百度百科「我家有一隻河東獅」條目:http://baike.baidu.com/view/2152216.htm#sub7135702

[10] Judith Halberstam, “ An Introduction to Female Masculinity: Masculinity Without Men. “ Female Masculinity, Durham and London, 1998, pp28-29.

[11] 湯禎兆〈不變應萬變 男女大挪移──2004年港產片的開局面貌〉,見「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網站」:http://www.filmcritics.org.hk/%E9%9B%BB%E5%BD%B1%E8%A9%95%E8%AB%96/%E6%9C%83%E5%93%A1%E5%BD%B1%E8%A9%95/%E4%B8%8D%E8%AE%8A%E6%87%89%E8%90%AC%E8%AE%8A%E3%80%80%E7%94%B7%E5%A5%B3%E5%A4%A7%E6%8C%AA%E7%A7%BB%E2%94%80%E2%94%802004%E5%B9%B4%E6%B8%AF%E7%94%A2%E7%89%87%E7%9A%84%E9%96%8B%E5%B1%80%E9%9D%A2%E8%B2%8C

[12] 同上。

參考資料:

  1. Judith Halberstam, Female Masculinity, Durham and London, 1998.
  2. 羅貴祥、文潔華編:《雜嘜時代 文化身份、性別、日常生活實踐與香港電影1970s》,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5。
  3. 朗天主編:《2003香港電影回顧》,香港:香港電影評論學會,2004年6月初版。
  4.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網站:http://www.filmcritics.org.hk
  5. 百度百科「我家有一隻河東獅」條目:http://baike.baidu.com/view/2152216.htm#sub7135702
  6. 維基百科網站「張栢芝」條目:http://zh.wikipedia.org/zh-hk/%E5%BC%B5%E6%A0%A2%E8%8A%9D

Recent Posts

瑪利亞觀音

參觀藝術館,方知日本16世紀時曾出現過一種叫「瑪利亞觀音」的造像。

瑪利亞是瑪利亞,觀音是觀音,兩者風馬牛不相及,何以變為一物?蓋因當時的執政者頒佈禁令,迫令天主教徒放棄其信仰,這些信徒表面放棄天主教改信佛教,實質暗道陳倉將佛教中的觀世音菩薩像當作天主教中的聖母瑪利亞進行禮拜,於是這種有趣的「瑪利亞觀音像」便應運而生。

到底是觀音抱著聖嬰還是聖母瑪利亞送子?個人認為這種造像是對這二元對立世界最幽默的諷刺。

難怪尼采說:There is no facts, only interpretations.

所以別再問到底它是瑪利亞還是觀音,只需知道過去曾有人用這麼一個沉默復幽默的方式去抗衡統治者那些所謂「一錘定音」的interpretation。

  1. 真心膠 Leave a reply
  2. 綿袷紗裘惟其時 Leave a reply
  3. 一塵一劫 Leave a reply
  4. 過盡千帆皆不是 Leave a reply
  5. 雨聲潺潺 Leave a reply
  6. 平安順意 Leave a reply
  7. 夢中醒來--以藏品角度回看《醒來的話》 Leave a reply
  8. 落錯車 Leave a reply
  9. 皇后的自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