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利亞觀音

參觀藝術館,方知日本16世紀時曾出現過一種叫「瑪利亞觀音」的造像。

瑪利亞是瑪利亞,觀音是觀音,兩者風馬牛不相及,何以變為一物?蓋因當時的執政者頒佈禁令,迫令天主教徒放棄其信仰,這些信徒表面放棄天主教改信佛教,實質暗道陳倉將佛教中的觀世音菩薩像當作天主教中的聖母瑪利亞進行禮拜,於是這種有趣的「瑪利亞觀音像」便應運而生。

到底是觀音抱著聖嬰還是聖母瑪利亞送子?個人認為這種造像是對這二元對立世界最幽默的諷刺。

難怪尼采說:There is no facts, only interpretations.

所以別再問到底它是瑪利亞還是觀音,只需知道過去曾有人用這麼一個沉默復幽默的方式去抗衡統治者那些所謂「一錘定音」的interpretation。

真心膠

真心膠(real plastic),也稱作硬膠(hard plastic),是世界上密度僅次於戇膠(on9)及煩膠(fan9)的引人發噱、叫人噴飯的物質。它的製造是以無知和愚昧偽裝為真誠在求知過程中的位置而成,而如此做出的結果造就了數種擁有傑出引人恥笑和令人鄙視能力的物質。

真心膠是優良的意見絕緣體,他們幾乎能阻絕所有意見表達方式帶來的善意提醒。真心膠中無知的成分比例至少佔99.8%以上,而無知為意見的不良導體,故它們是最好的意見傳導隔絕材料,能完全做到剛愎自用、自掘墳墓的效果。

一舊真心膠剛愎自用的程度,相當於20至30個文盲的無知加起來的自我封閉程度,能做到完全不問世事、在自我構築的的世界中不假外求的驚異效果,是職場中茶餘飯後、學是學非必備的談資笑料。

按:因工作之便,認識了一種叫「氣凝膠」(Aerogel)的物質,它是世界上最輕的固體,科學家發現能利用其特性產生能源,但只限在太空之中………

一塵一劫

IMG_20130811_160245

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草木叢林.稻麻竹葦.山石微塵.一物一數.作一恆河.一恆河沙.一沙一界.一界之內.一塵一劫.一劫之內.所積塵數.盡充為劫.地藏菩薩證十地果位以來.千倍多於上喻

《地藏菩薩本願經》

「劫」是一個極為長久的時間單位,佛教以世界經歷若干萬年即毀滅一次,再重新開始為「一劫」。

一劫有多長的時間?維基百科上說一「劫」等於四十三億二千萬年。

現在告訴你:
把三千大千世界裡所有的草木、樹林、稻麻、竹葦、山石、微塵等,每一件東西做為一個數目,每一數目做為一個恒河;再把這麼多的恒河裡面的每一粒沙,作為一個世界;再把這麼多的世界内的每一粒微塵,代表一劫;又把這麼多劫數裡面所有累積的微塵數,每一塵又作為一個劫。

好了,將以上所有的「劫」加起來再乘一千倍,到底有多長的時間?這樣長的時間用人類的時間觀能想像出來嗎?鐘錶廣告中男人以「百年之約」預約女人的下輩子,這個一輩子的承諾,原來還遠遠不及一個「劫」中的一粒微塵。

人最多不過活百年,尤其是在將時間壓縮至只有現在的後現代社會,我們更沒辦法體會極長的時間。人類對於時間的想像是何其有限和貧乏,因此,佛經的比喻最終還是要動用空間、物質,將時間切割成很小的單位。即使如此,對人類不及微塵的百年之身來說,這種想像無法觸及的時間長度已可說無邊無際了。

時間悖論

時間從來便不客觀,只是人類的主觀論述。

一秒到底有多久?大概在每人心目中的定義也不同。一位帥哥可以「秒殺」的速度直搗少女的心;但對於一個運動員來說,卻花數年時間練習卻也克服不了一秒之間的距離。

人類定義的時間與地球轉動的速度之間(雖然量度地球轉動速度的學問也只是另一種論述)也存在差異。 現時人類採用原子共振的原理作為「標準」,製成原子鐘來計算及保持時間的準確,現時國際上採用的標準時間「協調世界時」,便是以原子鐘的原子振動頻率為依據來計時的。可是,地球由於大氣運動及地球物理現象,地球的自轉速度並不平均,並逐漸減慢。於是,天文時標定義的一秒比物理原子鐘時間定義的一秒稍長。 即使差距少於一秒,為了配合地球的自轉速度,每隔數年人類就有需要將時間撥慢一秒,以消弭這種差距。

如果我們不撥慢這一秒,我們對時間的論述將無法配合我們對自然的觀察:一百年後日出日落時間會比現時晚兩、三分鐘;數千或數萬年後,太陽或會在下午六時升起、在早上六時沉沒在地平線下。有趣的是當人類撥慢時間以配合自然的速度,同時卻又不斷在加速自己生活的節奏:

港鐵本月底將增加列車班次,以疏導人流。逢星期一至五早上及黃昏的繁忙時間,荃灣線的列車會加密至2分鐘一班,較以往縮短8秒,預計每日可以增加10班列車,而接載量可增加2萬人次。

由此可見,人類從來只是在「論述」或「意義」的層面配合着地球運轉的速度。

Fort/ Da Game

佛洛伊德在《超越快樂原則》一書中,闡述了他對十八個月大的孫兒所作的遊戲的觀察。

母親不在家的時候,孫兒會獨個兒玩一種線軸遊戲:木製的線軸上纏着一根繩子,抓着繩子的一端,把線軸滾出去直至消失不見時,孩子會發出「O-O-O」音調的喊叫聲,這個發音是表示「不見了」(gone,德語為fort)的意思;隨後孩子又拉着繩線將線軸從消失之處給拖出來,高興地叫着「da」(there)。通過不斷地重複這組有趣的動作和發音,孩子將母親的「缺席」化成一個「消失與復現」(disappearance and return)輪番更迭的遊戲。

佛洛伊德對於孫兒這種行為的解釋是:孫兒通過這個使玩具消失又復現的遊戲,使自己在與母親被動的關係之中佔據「主動」的位置,以此補償母親不在他身邊的痛苦與不愉快。佛洛伊德認為這種「主動性」的掌握不只是一種聊以安慰的補償,更是一種攻擊式的「報復」(revenge)。

Fort……Da……Fort……Da……Fort……Da……

原來我們牙牙學語,還未懂得「分離」為何物的時候,便已沉溺於「聚/散」、「得/失」、「來/去」、「近/遠」等對應關係的擺盪之中,並從中尋求慰藉,更以一種象徵的方式嘗試找回主導權。

不要以為只有稚兒才熱衷玩這種線軸遊戲,成年人其實也對此樂此不疲,分別只是直接將自身化為那不斷被拋出然後收回的線軸。戀人之間不就是在這種消失與復見的迴旋中角力一段關係中的主動位置嗎?各種越來越貼身的通訊模式如whatsapp(whatsapp的連線狀態、「上次上線」的時間簡直是自製「消失與復見」的最好幫手)、 facebook、msn等就成了成年人玩Fort/Da game的場域。

Fort/Da game是人如何被欲望化的過程,在遊戲的過程中,遊戲者最終也成了遊戲象徵意義的載體,在一次又一次自製的失落與復見的輪迴中,企圖支配自己被遺棄的狀態。

因此,羅蘭巴特說:「無時不在的我只有通過與總是不在的你的對峙才顯出意義。」

咳嗽

咳嗽是一種暴烈與溫柔交織的身體反應。

作為清除從外入侵的異己以保護人體的一種自然反射行為,咳嗽先天上自有其剛烈的本質。人的呼吸系統是非常敏感的,它會自動監察着人際關係中的氣氛污染指數,當受到異樣氛圍中的指桑罵槐、冷嘲熱諷等異物刺激時,為了迅速而決斷地清除入侵呼吸道的異物,人的聲門會不由分說地自動關閉,迫令呼吸肌收縮,使肺內壓急遽升高,聲門隨之又快速張開,使肺內空氣高速噴射而出,藉此達到排除異己的方用。被這種突發性的身體反應侵襲過的人一定知道箇中的滋味,整個過程毫無預警,無從得知何時開始,也無從知道何時結束,空穴來風喉嚨一陣痕癢,隨之而來就是氣管急遽的伸展與收縮,氣管一縮一漲之間,橫飛的口沫、污穢的粗話不由自主地噴灑而出,整個過程驚天動地、撕心裂肺,暴烈的程度叫人觸目驚心。

作為一種有諸內而形諸外的身體反應,咳嗽幾乎是所有電影、文學作品中窮愁潦倒之人的「指定動作」,是文弱書生惹人憐愛的「必殺絕招」,後天上與「柔弱」形象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人生在世,人窮得久了、壁碰得多了,自然氣短心灰,時間一長就演變成這種固執的乾咳。這種由人生挫敗的鬱結形諸於身體的反應,咳起來的時候不會重濁聲大,也不會辛苦萬狀、驚天動地的樣子,而是似有若無,溫柔而綿長地「咳咳」兩聲,有時或會連帶一身的倒霉氣咳出微微灰黑的痰。不要因為其小家子氣的症狀而小噓這類虛弱咳嗽,它可以跟你的霉運一起,深情而固執地陪伴你一生一世,溫柔而纏綿地讓你咳到天老天荒。

看完以上胡說八道之文,如果還未感受到咳嗽是如何以兩種徹底相反的特質交相煎熬你的話,很簡單,只要想想任何一次感冒初癒但還有咳嗽仍未斷尾的經驗:身體基本上已回復正常,但就只有喉間那點似有若無的癢是如何不離不棄,似要與你廝守終生,然而它卻又總愛伺機在公眾場合突然「發難」,讓你痛苦、讓你難堪,你就會充分體會到咳嗽是一種何等矛盾而任性的身體反應了。

按:此文受健康網站介紹各類咳嗽症狀的文字啟發,當中提到有一類咳嗽「可以天長地久,陪伴你一世」,實在震撼了我這個感冒初癒、仍跟咳嗽「藕斷絲連」的病人,特為文以誌之。

謊言

謊言就是不實、騙人的話。撒謊者出於私心,故意將事實的真相連同自己的良心一同埋沒。謊言有可能是將本來「不存在」的東西說成是「存在」的,又或者是將確實「存在」的,說成是「不存在」。前者的例子有經已被「落實」的普選時間表;後者的例子則有:對新相識的異性朋友說:「我沒有男/女朋友」、相貌突變後堅稱「我從來沒有整容」等。

「謊言」與複雜的人性有着那樣千絲萬縷的關係。因此,即使謊言在各類童話故事中,被描繪成「不可一,不可再」的「洪水猛獸」,可是人在各種理由下仍會「言不由衷」,製造出各類的謊言。

從小教導自己不要說謊的父母,其實很有可能是人生中最早騙你上當的人。父母會一邊對兒女振振有詞地說着《狼來了》故事的寓意,一邊厚着臉皮以「你是從石頭爆出來」的論點來啟蒙子女的性知識。他們為了教曉你吃飯應有的規矩,可以恐嚇你:「如吃完飯後碗底仍有飯粒,那麼你將來便會娶/嫁一個痘皮婆/公。」這樣教育下成長的小朋友,長大後或會成為一個有教養的成年人,但童年時在至親種種可笑謊言的哄騙下成長,對心理造成的影響實在難以估計。

謊言很多時都帶有可笑的意味。如果被騙者一早已知道謊言背後的真相,那麼謊言更會淪落成不好笑的笑話。出於禮貌,對於不好笑的笑話,聽完後我們無論如何也得擠出笑容回應;對於已被揭穿的謊言,我們同樣也要做好被騙者應被蒙在鼓裏的本分。例如有同事突然接連告病假,雖然你對於他告假的時候去了甚麼地方見了甚麼人心中有數,但看到他回來後戴着口罩「一臉病容」的樣子,禮貌上也應問候對方「病況」如何;又例如對於一些別有「用意」接近你的人,如明知對方的用意而又洞悉對方技巧地隱沒了身邊某些人的存在,即使感到如何沒趣,但禮貌上你也同樣應技巧地迴避那些會令謊言會被揭穿的場面。大家要知道獨腳戲是一點也不容易做的,如果不禮貌地「交足戲」給對方,那麼對方為你精心泡制的鬧劇就不能演下去,辜負人家的一翻心意就是你了。

當然,我們可以運用各種方法辨別對方說話的真偽,例如實用心理學教人從眼球轉動的方向辦別對方是否在說謊,因右腦責圖像、創造力,說謊者在使用右腦時,眼球應該會往右方上方轉動,但如果是左撇子,情況就會相反,最可以確定的是,眼球會往上,有些人因為會回憶再加以編改,所以又會左右閃爍。但是,在爾虞我詐社會中要與人建立穩定的關係,測謊已非首要之事,高明的處理手法是自己也應學會得體地撒謊,若無其事地將夾在彼此之間的謊言當作不存在一樣,讓這一齣齣不好笑的戲碼繼續生硬地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