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真誠相信」

早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再次就去年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的保安安排作出回應,縱然監警會的報告已指出當日警員「黑影論」的解釋「奇怪和充滿巧合」,並不可信,但曾仍表示這是自己「真誠相信」的可用資料。此論一出,各界抨擊,紛紛要求處長收回「黑影論」,並為事件道歉。

世事本相從來都是真假難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與假的界線在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難以判別的。但是,曾處長去年在立法會替警隊解畫的「黑影論」卻非常自我解構地提醒人們反思「論述」與「實存」之間的對應關係。描述眼前所見即為「真相」、「事實」?「警員見有黑影從身邊走出,本能反應用手擋住」這種詭異的陳述方式,正正用了最淺白的方式告訴大家「論述」與「實存」之間的對應關係是何等的脆弱,而在大部分情況下,所謂的「事實」其實只是各人基於自己的立場和利益合力拼湊出來的「論述」而已。

當大眾還拘泥於「黑影論」當中「論述」與「事實」之間有着如何令人有難以接受的距離時,處長亮出「真誠相信」四字,進一步將「個人論述」凌駕於一切之上。個人的「真誠」可以統攝他人論述,而事情的真與假、對與錯在個人絕對的「真」之中通通都變得不重要了。

曾處長以最真誠的姿態揭示了事件詮釋背後所隱含的權力關係,以最懇切的方式提醒大家反思「論述」與「實存」的差距之間各種可待發揮的空白,在這個意義上,糾纏於事情真假、硬是要求處長道歉的市民,的確是不切實際。

鬼上身

在靈異的電影中,我們經常會看到俗稱「問米婆」的靈媒,她們進行通靈這個神秘的儀式的時候,會雙手不停拍着桌面,反白眼,狀甚痛苦地搖晃身體。這時候,我們就知道她正被靈體附身,通常儀式完畢後,鏡頭總會大特寫一個問米婆虛脫的表情,於是,我們知道讓靈體入侵身體,是一件會讓自己大傷元氣的事情。

其實,要親身經歷這種靈異的體驗,無須去做靈媒,做編輯也可一嘗這種恐怖的經歷。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有許多被稱為「作者」的人,其實是沒有「我手寫我心」的能力,他們的稿件猶如他們複雜錯亂的精神世界,地球人是難以理解的。編輯這些「文字靈媒」,就是本著大無畏的精神,冒着精神崩塌的危險,讓這些詞不達意、句子冗贅、廢話連篇、前言不對後語,處處展示出精神錯亂徵狀的文字入侵自己的邏輯思維,經過一輪反覆揣摩,將這些無人看得明白的外星語反芻成文從字順的內容,整理成適合地球人看的內容。

審閱這樣的稿件,對精神健康的損害程度,不亞於被不明來歷的靈體附身,所以你會發覺許多編輯下班的時候,都會處於一種魂不附體的虛脫狀態。

決意養成每天閱報習慣

以往跟好久沒見的親戚見面,大家寒暄交換近況,我總是喜歡搞一個爛gag:「xx結婚未?早就結了啦,你沒看報紙的嗎?」

但是,這兩天發生在自己以及別人身上的經歷,才讓我明白原來真的有些與自己有切身關係的東西,如每個月出糧給自己的公司,被股東入稟法庭申請清盤;自己任教的學校,不知何時已決定轉為直資…….等消息,原來通通要打開報紙看才知道。

為了避免自己再次成為最後一個才知道重要消息的人,我決定養成每天閱報的習慣。

睇死名單

身邊總是有些人,三不五時就向你抱怨自己正為某些生活的難題而苦惱,抱怨到最後就是說不明白為何自己會有此遭遇。最初聽這些人吐苦水的時候,你或會同情他們處境,但時日一久,你跟這些人交手多了,對他們了解多了,就會發覺他們的煩惱其實都是自找的,真正運氣不好而導致的失敗,並沒有他們想像中的多。

我比較相信在人生的大部分情況下,是「性格決定命運」,做事沒有計劃、沒恆心、臨急抱佛腳、眼高手低、志大才疏、練精學懶、空談理念而拙於實踐、承諾了人的事從來不會辦到、有頭威無尾陣、沒有責任感…….那些經常抱怨的人,失敗的原因不外是這樣。不過這種人卻總是有自己的造化,上天賜予他們這些性格上缺失的同時,亦奪去他們自省的能力,他們永遠不會發現/明白其實生活中的難題大部分因自己的性格而起,懵然不知地永遠輪迴在失敗的循環之中。當然,這種人自有這種人的樂趣。

一旦確定某人是這樣的火星人,我會很安心地將他列入到內心的「睇死名單」,你可能覺得我太過主觀,不過自問看人從來沒錯,被我列入名單中的人,其失敗的精彩程度永遠不會叫人失望。因此,暫時到目前為止,被我列入名單中的人,從來只有不斷累積失敗的經驗繼續迷失自己,卻沒有一個能從失敗的輪迴中超脫,能讓我於名單之中剔除。

不要嘗試問我這個名單上有甚麼人,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名單上的人即使看到這篇文,也不會知道其實是在說他們就是了。

請飲茶論

偶爾跟朋友抱怨前路茫茫,總會被問及會否考慮重執教鞭,我口裏雖說沒打算,但世事難料,誰知道將來的情況如何呢?可是教書時那些惡夢的回憶卻還是令我猶有餘悸,目前這一刻如要我真的坐言起行,付諸行動找工,卻還是沒有勇氣;。

今天跟一位仍「身在江湖」中的友人談天,她在學校剛處理完放榜事宜,跟我分享了放榜的「趣聞軼事」,大家聽聽這件在學校發生的「一件小事」,可能會明白為甚麼自己情願在現在的公司浪費青春也不願重返學校。她說有個自己任教的學生放榜後跑來找她,當着她面抱怨因她教得不好,所以拿了個F,朋友聽後無奈(而又氣憤地)教訓那學生讀書時「偷工減料」,亦不忘補充自己教的學生中亦有人拿了B,以證明她的教學質素。那學生被說得無言以對,最後卻還是厚顏地發表了一個「偉論」:「你既然有學生拿了B,不是應該要請我們飲茶嗎?」

?!?!

驚奇地問友人學生得到佳績請飲茶的不應該是他們嗎?為甚麼反而應是老師請他們?朋友沒好氣表示那學生的邏輯是她的學生中有人考到B,那即意味她可保住飯碗,所以作為老師應該感激學生畀面讀好了她教的那科。

……

聽完朋友與學生的對答後,除了答一句「痴X線」,想不到可以給她甚麼反應。朋友感慨地說現在大部分學生也是這樣的思維,從「請飲茶論」看,為人師表與一般服務性行業並沒有甚麼分別,自問學問和修養還未到火候,教書時恐怕做不到華仔提倡的「今時今日的服務態度」,實在沒資格沒信心沒能力教好時下那些以為全宇宙都圍繞着他們公轉的年青人,阿們。

病魚

最近家中的金魚不知何解一條一條地病倒,我知道如不及時將病魚隔離,很快整缸魚都會被波及。病魚雖奄奄一息,卻還是毫不察覺死亡的陰影似的天真地游動着,實在不忍就此扼殺其生命,只好將牠們放在一水桶中加點藥水飼養,奢望牠們會忽然奇蹟地康復過來。

奇蹟當然不會輕易發生,眼見病魚由最初的食慾不振演化為身體潰爛,一點一點地失去生命的活力,每晚替這些垂死的病魚換水也覺得心酸。現在牠們還懂得搖擺着潰爛的身體懶洋洋地游動,明晚放工回家可能已反肚浮屍水中。雖然如此,每晚回家還是第一時間衝進廁所檢查,如發現有生命跡象便替牠們換水、施藥。

今天晚上回家發覺最病奄奄的那條魚身體潰爛的情況嚴重了,壽終正寢的日子應不遠矣,換水施藥的時候腦子一片茫茫然,心想:「為甚麼我還要繼續做下去呢?」看着魚兒仍然泛着大眼睛搖擺着潰爛的身體吃魚糧,忽然想起今天跟老闆開會時的情景。今天知道有同事辭職,已爛得不能再爛的爛攤子工作還得再重新分配,分給我們這幾條僅剩一口氣的爛魚。未來的公司的環境應如我那家中水質極差的魚缸,讓人繼續靡爛下去,過着那半死不活的日子,唉……

投訴信

今學期的日文老師「混飯吃」的行徑簡直罄竹難書。昨天整理筆記時,找來找去也找不著「侏羅紀時代」已交給他的習作,翻查繳交功課的日期,才驀然發覺他上一堂難得派習作時,竟然只派了測驗範圍內課次的習作,至於第一次測驗後補交的那課卻仍在他手中!這人教書「偷工減料」的程度簡直令人髮指。忍無可忍,一口氣寫了封洋洋千字的投訴信揭發其惡行,感謝譚博士仗義替我修改信件用詞,修改後這封信簡直是我的心聲:

日語中級(x班)證書課程的疑慮


本人於本年2月完成 貴校日語證書基礎課程,深感 貴校課程甚具質素,故於本學期繼續報讀 貴校日語中級(x班)證書課程。可是,這學期老師處理習作的方式和課堂活動安排,實使本人十分憂慮和疑惑,故來函垂詢,懇請賜教。


習作遲發難以溫習

根據以往的學習經驗,宿題、作文等習作,是測驗、考試的溫習的材料。本人以往在貴校上課,均在每節課堂後,把宿題呈交老師批改。老師亦十分迅速地批改習作,以方便我們溫習。

可是,這學期的授課老師,由三月開學至今,也只是在測驗前一堂,才發回部分同學已交的習作。至今,測驗前一課的習作,老師也未全部改完,甚至還未批改便發回給同學。而本人測驗後才補交的宿題,當然還未收到。

老師批改和派發習作的安排,實在使本人十分擔憂。眾所周知,中級課程比基礎課程更艱深。我們實在依賴日常的習作和老師的批改,以獲取更好成績。老師在測驗前一堂才把習作發回,而且還有未批改的部分,有些甚至索性不發,使我們溫習時覺得難上加難。另外,本學期的作文,亦有類似情況。上課兩月,我們已呈交老師三篇作文,可是老師從未發還給我們,或給予我們任何評語,使我們難以知道自己的學習進度。


多次即興口試預備

本課程在結束前有一口試評估,上課兩個月以來,授課老師好幾次以同學須準備口試講稿為由,將餘下的課堂時間讓同學即堂寫作口試講稿,時間由30分鐘至1小時不等。

假如老師安排指導學習,為我們預備口試講稿,我們當然十分歡迎。可是,老師事前沒有通知同學有如此安排,準備期間又沒有任何指導,任由同學自由發揮。本人再參看課程的教學預定表,亦未提及課程內此安排,故對授課老師這種「即興」以及「大量」的課堂活動甚為不解,不明用意何在。


本人對 貴校的日語課程一向甚具信心,已在貴校修讀日語兩年多。這次老師的習作和課堂處理,實令本人略感失望。這次來函,除了反映本人意見,亦希望貴校能繼續保持良好的教學質素,使更多學生得益。如蒙賜覆,不勝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