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外之淚

前陣子剛開始上課的時候,老師談到一些文化研究的基本理念,當談到「再現」這概念的時候,老師說某程度上「流淚」也是一種再現(representation)的過程,“We are sad because we cry”,羅蘭巴特《戀人絮語》亦說過:「我讓自己落淚,為了證實我的悲傷並不是幻覺」,我們可將「眼淚」理解為一個符號,悲傷感受即是其承載的「所指」。

帶着這嶄新的角度,回看八年前自己的「悲傷」體驗,別有一番感受:

原來感覺眼淚在身上流動是很有趣的一回事。

找個地方躺下來,不要動,只管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就好,就讓眼淚默默從眼眶溢出來,然後用心感受還帶着暖意的淚珠,如何一邊消失溫度,一邊從眼角滑到臉頰,再從臉頰流到頸際,再沿著頸項流到頸背,直至變得完全冰冷,葬身在床單為止。

那種裏外交相煎熬的感覺真的說不出奇妙,淚水像有意識般在體外爬行,而體內的一顆心卻凝固、癱瘓了,像是被麻醉後失去意識了一般。

現在只記得當日腦子其實甚麼也沒想,只消躺下來,眼淚就像從傾斜的瓶子裏溢瀉般自然地流出來了,已分不清是因為傷心才哭,還是流淚後本能反射覺得傷心。

無論如何,還是張愛玲說得好:眼淚不過是「身外物」罷了。蒸發掉的眼淚,早就流轉到其他地方,那些能讓人活命及時雨,說不定有那麼一點點就是來自那些當日說不出所以然而流下的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