寤寐之間

最近深受失眠之苦,我指的「失眠」,除了輾轉反側,無法入睡外,還包括 :明明累得眼也睜不開了,腦袋卻仍停不下來,整夜處於一種混沌假寐的狀態; 又者是半夜驀地醒過來,便迷失於午夜的虛空之中,再也找不回再進入夢鄉的路徑。不論是以上哪一種,即使後來勉強入睡,第二天早上醒過來的時候,感覺比整夜沒有合過眼還要糟糕。這陣子躺下床,就是這樣跟睡意玩捉迷藏,最後的結論是:睡意這回事,果真是比愛意更難揣摩。

記得三年前為自己的散文結集寫序時,曾將醒來的一刻比喻作圓圈上「無可避免、無時無刻的開始,或者終結」的一點,三年後在失眠的夜裡看回這句昔日自己說的話,發覺這個比喻反過來也可說明我最近失眠的原因。對於過去一些不堪回首的痛苦回憶,原以為可以用時間將之深深埋於潛意識之中,可是生活上永劫回歸的失落經歷,卻輕而易舉的便將這些回憶來帶回痛苦循環的圓圈上,一再成為我人生之中「無可避免、無時無刻的開始,或者終結」。

沮喪失望在所難免,不過既然人生注定在永劫回歸的失落之中消逝,人終究還是要在這種苦痛的循環中學習、成長,否則只會更迷惘、更墮落,就像在失眠的夜裡越是執着要入睡,便越迷失在懊惱、沮喪之中,更加難以睡去一樣。

三年前散文集的自序,標題是「寐寤之間」,說的是睡去到醒來之間的事;今天受失眠之苦,再寫一篇「寤寐之間」,卻是寫醒來到睡去之間的事,正好圓滿了這個「無可避免、無時無刻的開始,或者終結」的圓圈。不過,佛經說「即知一切法,不得不失,不來不去」,既然「夢裡不知身是客」,有時連醒來還是睡去的界線也難以分辨,無所謂來也無所謂去,反正黑夜將盡,也就嘗試以這種無所牽掛的心情邊等待睡意,邊迎接窗外破曉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