儀式

這個星期,連續幾天出席了喪禮儀式。

第一天晚上的是傳統的中式喪禮,當中有破地獄儀式。儀式的高潮是在快要結束時喃嘸在急步中吐弄出一團熊熊的火焰……火還未完全熄滅,全場便亮燈並有工作人員迅速撲滅清理,不留任何痕跡,在迷濛的煙霧中忽然覺得人生其實也不過如此……

第二天晚上是一個基督教的追思儀式,沒有喧鬧的傳統儀式,只有逝者生前點滴和家屬分享感受,當中免不了頌唱聖詩,歌詞與旋律極其不配合,兩者的落差或可媲美人生中現實與理想的距離,我們短暫的人生就是在這樣的夾縫中不知不覺間流逝了,或許這才是生者在葬禮上落淚的原因……

忽然記起以前在自己的書中說過喜歡別人的喪禮上設想自己喪禮的情景,但這幾天的經歷,令我覺得喪禮的儀式某程度上更襯托出人生的無常和荒謬,我開始想要是有一天我走了,是否還需要這些儀式來總結我那荒腔走板的人生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