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雜談

看完《Inception》後,發現原來有不少觀眾都在討論片末那個仍在轉動的陀螺最後到底有否停下來。在電影中,這件物件象徵着真實與虛幻的界線。而影片本身亦問了大家一個很哲學的問題──到底真實與虛幻的界線何在?

看完戲出來,最大的感想就是認為這齣戲的概念與道家的「莊周夢蝶」的故事有異曲同工之妙:

「昔者莊周夢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齊物論》

到底自己是夢到莊子的蝴蝶,還是夢到蝴蝶的莊子呢?「莊周夢蝶」的故事說明如果夢足夠真實,人沒有任何能力知道自己是在做夢。在《Inception》中,導演告訴我們夢境能像現實世界般「有組織地」建構起來呢!劇中更有角色在進入過深層次的夢境後,竟得出夢境才是真實的結論!人如何認識真實──《Inception》這齣戲正正通過精密複雜的劇情演化了「莊周夢蝶」所提出的這個哲學問題。

對於這個問題,道家的答案是如果能打破生死、物我的界限,則無往而不快樂。至於佛家,其實也有類似的思考。《心經》中有一句著名的經文,「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探問的也是虛幻與真實的關係。「顛倒夢想」是甚麼意思呢?人在昏睡時,總是夢中認為實在,醒來方知顛倒。佛家談空性,認為一切的現象包括我們的意念、情緒等都是由心所投射出來的,夢境本身就是我們潛意識投射出來的產物,自是虛妄,我們人生的苦樂起跌,也是我們的心所投射出來的幻像,也是虛妄。人生如夢,如果我們執著於人生中各種得失成敗,這種行為不就像是把夢境顛倒為真實般愚蠢嗎?因此佛家認為人如能明白萬事萬物空性的本質,不執著虛妄,遠離顛倒夢想,就能從人生的苦痛中解脫,達到涅盤的境界。

如果明白了東方文化思想對於真實與虛幻這哲學問題的看法,再深入一點思考,就會發現《Inception》中「植入」意念的概念,真的是一種西方思考模式的產物。我想只有在西方的文化背景下,才會產生「以人為的方法將念頭植入人的深層意識」這個構思。

說到一個念頭如何產生,我立時想到禪宗有一句著名的偈語:「旗未動,風也未吹,是人的心自己在動」──一個念頭之所以產生,全在內心的變化,與外面客觀人事並無關係。我想,在崇尚與自然融合的中國人的思想中,應該是無法滋長出《Inception》中為別人「植入意念」的想法吧?

One thought on “《Inception》雜談

  1. Pingback: 現實、夢境,也許都有很多個 – Inception | 石先生部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