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cence

瓊林下班回家,處理好所有雜務,洗了澡,敷了面膜,吹乾了頭髮,刷了牙,回房關上房門--終於等到一天之中一雙手能閒下來的時刻。

她的生活就是由這些瑣碎的細節組合而成,讓人無從數算時光如何流逝,不過只消偶爾低頭察看自己指頭,就知道溜走的歲月往哪裏去了。瓊林拿出指甲銼,修整指甲的形狀,這樣磨擦一會,那些在指頭上滋生出來的時光又這樣一點一點地給抵消掉了。想知道一個女人的情緒智商,看一個女人如何塗甲油便略知一二。塗指甲是個極磨人的過程,每個步驟都得小心翼翼,中間稍有不慎,之前所花的功夫便前功盡廢。塗完後還得有耐性擱着雙手枯坐。否則,刮花了甲油,便又是功虧一簣。因此,情緒智商低一點,也無法忍耐到最後。

人人都盛讚瓊林的指甲漂亮,從塗甲油的習慣來看,瓊林頗確定自己的情緒智商應該不低。她總能等到之前一層甲油乾透才塗下一層;縱使她知道塗出十隻完美無瑕的指甲的機會百中無一,但要是中間任何程序出現差錯,她還是堅持要用洗甲水抹掉所有重新開始,如此不斷反覆塗和抹的過程,直至自己滿意為止。因此,她塗指甲的時間總是特別長,而永康便經常抱怨她將時間全花在這些瑣碎的細節上。

瓊林今天買了支新的甲油,從瓶身看起來是很淡的粉紅色,選購的時候她曾想像甲油會讓時間逆轉,以其稚嫩的顏色為自己看來越來越蒼白的雙手找回一點生氣。可是,甲油並沒有從舌燦生花的售貨員處得到任何魔法,無論她用甚麼的手勢,也無法將甲油均勻地鋪上甲面。售貨員說這個品牌的甲油持久且不易褪色,就像在形容一段穩固的關係一樣,為甚麼事實卻並非如此?尤其當她發現這支甲油很諷刺叫「Innocence」的時候,她更覺得難堪。

好不容易才勉強塗完第一層,她看着斑駁的十指,覺得無地自容,卻就是不願意抹掉這不堪的一層重新再來。她深知自己在賭氣,但今天她就是要賭氣又如何?只要她若無其事地用另一層甲油覆蓋住所有無法接受的東西,這個讓她難堪的局面就會慢慢風乾然後消失,如果可以她也希望這樣處理那個在無意之間發現、出現在她永康之間的第三者。指甲也好,感情也好,全都是她付出時間與耐性經營的心血,只要是她的抉擇,自欺欺人也罷,執迷不悟也罷,為甚麼不可以?

然而,她有她的選擇,甲油自顧自地一點一滴地揮發掉。最後一切就像凝結掉的甲油一樣,呈膠着狀態,無論如何搖晃、翻攪,也產生不了任何變化。瓊林理智上深明「基礎打得不好,如何補救也是無補於事」的道理,所以當她發現自己無論如何花心機卻還是修補不了底層塗得不好的缺憾時,她一點也不覺得驚訝。她不為那些越塗越難看的指甲而感到難過,她只為自己而感到難過。可是,她知道無論流多少淚水,也無助於稀釋這支開始乾涸的甲油,也無助挽回一段已在不知不覺揮發掉的感情。

無論她的甲油塗得多厚,最後還是無可避免地會乾掉,所有前塵往事連同她剎那而來的情緒隨之凝固起來,追悔與懊惱也頓時變得毫無意義。甲油乾透以後,塗得過厚的甲油像是受夠了急着要擺脫似的,決絕地從指甲上整塊剝落下來。看着千瘡百孔的十指,難過的瓊林對自己的情緒智商已完全失去信心了。

不過,真正讓她情緒失控的,還是在她決絕地將那支讓她難堪的「Innocence」扔進垃圾筒,打算抹掉一切重新開始的時候,她才陡然發現--洗甲水剛好用完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