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說「生仔姑娘醉酒佬」

從來沒想過講證據的法庭,竟能為已死語言重新注入活力。

大家今天看報,相信應該會看到一個對年輕一輩來說比較陌生的歇後語--「生仔姑娘醉酒佬」,且看兩份報章如何解釋這詞:

梁於93年 6月賄選罪成,重囚3年。陳說他沒依吩咐燒 1,000元紙幣,才落得如此下場。梁雖感失望,亦感陳「馬後炮」,仍抱着「生仔姑娘醉酒佬」(意思是即使知道做錯仍會再做)的心態信賴陳。--《蘋果日報》

但梁錦濠的港式「笑話」並未就此完結,他指再次相信陳振聰辦保釋的心情,猶如「生仔姑娘醉酒佬」,今次在場人士對此話何解知者寥寥,法官即向Ian Mill表明愛莫能助:「In this case I can’t help you.」林官幽默再次引來笑聲,傳譯員亦只能從梁口中領略真正意思,原來是指「唔要又要」,對事件感後悔,但又要做。--《明報》

不是扮後生,真的從來沒聽過這歇後語。兩篇報導中,雖有說明這個歇後語的意思,但都沒有說明「生仔姑娘」和「醉酒佬」與「一錯再錯」、「唔要又要」的關係何在,可見寫這篇報道的記者大概也不清楚這個歇後語的奧秘。幸好,身邊還有個不介意暴露自己年齡祕密的「資深」同事,清晰地說明了這個連傳繹員也一籌莫展的詞語:

「生仔的姑娘」,生的時候很痛,發誓唔再生了,之後又生;「醉酒佬」又暈又嘔,發誓不再飲了,不久,又故態復萌。

終於真相大白。

想着想着,忽然明白這個詞語為甚麼會「死掉」。隨着社會進步、科技發展,試問在李嘉欣可聲稱找「代母產子」以及「酒筲簊」等解酒藥成行成市的時代下,「生仔姑娘醉酒佬」又如何能表達出那種經歷過痛苦而懊悔不已,卻又不由自主繼續沉迷下去的無奈感受呢?

其實,語言和人一樣,生也有時,死也有時,分別只在語言因緣際會,卻還有還魂復生的機會,借今次這宗世紀審訊,這個本已死的詞語又復生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