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時,半夢半醒之中還是感覺到喉頭間有點異樣,感覺有東西要湧上來了,這股爆發的力量猛然使我清醒過來,我坐起來連奔帶跑衝入廁所,還來不及走到坐廁,已在旁邊的洗手盆嘩啦嘩啦地嘔吐起來。

從下班後感到不適,一邊嘔着一邊去看醫生直到現在,已經第四次嘔吐了,肚子裏能嘔出來的大概都嘔出來了。醫生說有可能是輕微的腸胃炎 ,但現在豬流感橫行,醫生的叮囑之中多少提高了戒備,要我戒口之餘還吩咐我要戴口罩、用公筷,以免傳播病菌。

嘔吐後腦子跟肚子都一片空虛,但嘔吐物的質感和氣味卻揮之不去。幾小時前吃過的食物,還未被完全消化,部分依然還是送入口後被嚼碎了的狀態,這些與身體「有緣無分」的食物,夾雜着胃液一股腦兒強行被迫出體外,喉頭間除了酸腐的氣味之外還夾雜着食物本身的味道,就像那些紛陳雜亂、不堪回首的回憶,在這樣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突然全被翻攪出來,的確叫人措手不及。

呆看着洗手盆中載浮載沉的「前塵往事」,感覺好像將身體的一部分也嘔出來了。想起自己幾小時前吃它的時候是如何滋味,現在卻以這樣難堪的姿態將它拒諸身體之外,感覺仿如隔世。

事實證明用過於急迫的方法處理不堪回首的「往事」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洗手盆的去水位一下子消化不了我過於急迫的「清算」,賭氣似的淤塞起來了。

「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自己作的「業」,無論自己如何急於拋棄,最後還是要由自己來善後。

按:豬流感橫行,人人自危,但是人間有情,放工的時候幸好廷姐冒「生命危險」送我回家,否則在街上邊行邊嘔,一定有人以為我豬流感入胃,說不定會被送入院隔離七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