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來了

木兆的「左眼」/ 葉輝 《大公報》2009-2-3

我不認識木兆。有一次,出版社寄來一份書稿,叫做《醒來的話》,讀了幾篇,覺得相當特別,再讀下去,便覺得作者木兆於我雖然是個陌生的名字,那些有點像「博客」的文字倒是很有感覺的,一頁一頁的讀,如是者讀了一個下午,不覺已將小書讀完了。

也不知道木兆這個筆名是不是將「桃」字拆開,只是覺得她的小品有點怪怪的味道,不是少女作家的甜絲絲或苦刁刁,她的怪味來自兼味,將兩種不同況味的東西放在一起,活用一個「與」字,將理性和感性、相關或不相關的感覺並置,那就是六書的「會意」,是文字的蒙太奇。

將維基百科的冷知識融入情愛論述,是木兆的「獨家比興」,她就有「左眼」,常常窺見詭魅黑洞裡的一顆水珠:「打噴嚏」、嘔吐、淚液……這等出自慾望身體的排泄物,都沾了一層如夢初覺的微沫,濕濕碎碎,沾住了些許因逆光而透明的塵埃,恰似顧城兩句詩:「兩把銅壺∕坐在明亮的火上」,點到即止就好,這壺和那壺其 後如何,干卿底事?

當然,有一些小品還是說得太顯、太露、太多、太破。沒事,這是作者和文字的成長過程,她天賦「左眼」,常常窺見人世的妖魅,透剔如明亮的火上,像火上的兩把銅壺那樣,不覺間遍透人間炎涼,那就夠教人眼前一亮了。

按:今早收到上司許生電郵,原來是曾替我寫書介的葉輝先生在他的專欄處介紹我的書呢!說的沒錯,我的「左眼」的確有點有問題,獨獨這隻眼鏡有幾百度散光,隱形眼鏡也得另外配一款......

One thought on “書評來了

  1. Reblogged this on 木兆言己 and commented:

    今天晚上重播「我左眼見到鬼」,驀然想起當年前輩的評語,早前跟他重逢,他仍記得我的「左眼」,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