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每天早上在鬧鐘響前的一刻醒過來,按下鬧鐘,在床上默念十聲然後便起來,走入洗手間梳洗。最近開始帶午餐回公司吃,於是洗面後便從雪櫃拿出前一夜準備好的飯餸放進微波爐翻熱,別忘記要開抽氣扇。走入房中,更衣、化妝,將要帶的東西放進當天用的手袋,大約於七時四十五分出門口,好運的話趕上剛到站的巴士。

八時十五分,回到公司,放下東西,開著電腦,趁著同事還未回來趕緊到洗手間洗杯,然後到飲水機打水,遲了的話,同事剛上班一窩蜂取水,水便不熱了,用這樣的水泡麥皮,不冷不熱,就像某些凡事都不表態、沒有立場的和稀泥。

八時四十五分,開始工作,工作?或許吧……十時,起來去洗手間,順便對著洗手間的鏡檢查當天的衣服配搭有沒有出問題。站起來看見後面的同事在「晨光第一眠」。

十一時,還未進入工作的狀態,起來去飲水機沖杯飲料提神,後面的同事已陷入完全昏迷的狀態。

十二時半,辦公室內全天唯一有生氣就是午膳時間。

下午是混沌的時刻,不是在位上進入半昏迷狀態,就是在會議室太空漫遊,沒有任何細節可提。

五時半,we are ready,去一趟洗手間,和同事閒聊幾句,收拾東西離開公司。

不用上課的日子,會在公司樓下逛一圈,看看有沒有便宜又好看的衣飾。無論如何,總會在七時前回到家中,洗手,除下隱形眼鏡,吃飯。飯後看一會電視,洗澡,敷面膜,上網重覆查看幾個不是每天更新但仍每天去一下的網誌,檢查一下永遠沒有甚麼更新的facebook,看一會書,關燈,上床,睡覺。

星期二及五要到美孚上日文課,上課前為了讓自己提起精神,總要去麫包店買一個叉燒酥吃,只吃叉燒酥不是因為特別喜歡吃,只因走遍美孚也沒甚麼適合暫時「攝」著空肚子的一隅而自己又喜歡吃東西。放學後,回到荃灣會到百佳買一盒特價的壽司回家當晚餐,既便宜分量又適中,又節省時間。

周六及周日,如無意外,大致會在家渡過,看看書或儲存於電腦中的日劇或電影,或是睡一回懶覺,測驗考試的時候,就溫習日文。在很偶然的狀況下,會跟僅有的幾位還有保持聯絡的老友聚會,聚會完後趕緊回家洗澡睡覺,因為第二天要上班。

生活,就是如此:在自己的概念裏是混沌一片,可是流水帳式地紀錄起來,卻就是懶婆娘的裹腳布--又長又臭。

手術後,越來越放任自己將生活變得單調而規律化,照這樣的生活軌道運行下去,看不出在未來生活會有甚麼重大的改變,也看不出要是不改變會有甚麼重大的問題。想不通,改不動,就繼續這樣下去好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